对不起,我跑伊朗旅行去了——波斯1395,孤独的设拉子

老伯虎三天两图2018-05-15 13:22:30

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一直在路上会不会孤独,离开一个地方会不会不舍。


我说会。我跟很多人不断相遇,然后告别。当一个地方开始不再那么陌生,却又得一个人离开。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巨大的孤独感总是从四面袭来。


然而,你已经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在孤独的面前你只能选择不断告别然后去相遇,生命也因此被注入了新的故事。你觉得一切都很珍贵,你希望能与人分享,但你已经很久没跟人用熟悉的汉语聊天了,只能在一个人的时候敲下这些自己熟悉的汉字。


这一次,一架飞机把我送到了伊朗的设拉子(Shiraz)。

这里是波斯帝国的古都,这是一座孤独而让人不舍的城。



▲ 设拉子非常有名的粉红清真寺(Nasir-Ol-Molk Mosque)。


初见设拉子

有一天,我站在设拉子机场,护照上多了一个波斯文的入境章,日期是1395年。

这一年,一张百元美金可以换厚厚一沓钱,大概350万。这里所有的银行都不能取钱,只能带足够的美金入境。

这一年,3G手机卡很难收到图片,翻墙软件一言不合就瘫痪。

这一年,机场的出口看不到任何公共交通,想跟黑车司机们交涉一下,他们却没人会说英语。 

这里的游客真不多。


在来伊朗之前,很多朋友对我说,千万要小心。在新闻里,这里就是个专业找事儿的地方,战争不断,从体制到法规都令人发指,到伊朗玩简直就是在玩命。

然而,当我真正踏进设拉子这座城市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安详与踏实。

这里的楼房和车子都很陈旧,街道却干净整洁;巴扎里人来人往,人们挑选着最漂亮的地毯;公共绿地上铺一张地毯,一家人其乐融融聊一个晚上。

买东西的时候,钱币上的零不用数,递过去就行,他们不会多要,没有千来块的零钱找你,他们也会找给你一颗糖果;姑娘们虽然都顶着头巾,却都在露着浅浅地笑,向你点头致意,我没有去过波斯湾,但我想,那应该就像她们的眼睛。


独自一个人走在夜的小巷,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在这个地方不需要滑板鞋,天黑都不怕。



设拉子安静的小巷。



反美国和以色列的标语在伊朗经常可以看到。

 


设拉子的街道,秩序井然。

 


巴扎里,各色的香料。

 


开心的孩子们。

 


路边售卖衣服和头巾的孩子。

 


果汁店热情的年轻人。

 

迷情古都

有一天,我开始细数这座古城的沧桑与华美。

这里被媒体描述得无比险恶,以至于丢失了全世界的游客。当你走在那些景点的时候,它不会是国内人满为患的模样。相反,依稀几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穿梭在沧桑的恢宏与神圣的华美之间,互相打着招呼,心里始终有一份属于这里的共鸣。

这里似乎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这里有亚历山大大帝毁灭了波斯波利斯,也流淌着两伊战争阵亡战士的鲜血。


和中国一样,这里有着悠远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在一段段衰落与复兴的历史剧场中,伊朗人从未放下过内心的骄傲,他们说自己身体里流淌着的,是雅利安人的血,他们伟大的国王,叫大流士。



粉红清真寺(Nasir-Ol-Molk Mosque),没有去等早上透进窗户的光线,只是遇见会遇见的美丽。



粉红清真寺的另一侧,下午的光影。

 


波斯帝国的中心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公元前522年始建于大流士王时期,公元前300年被亚历山大大帝焚毁,伊朗的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波斯波利斯的浮雕,看上去非常精致。

 


光明王之墓(Sayyed Abolvafa’s Tomb),历代统治者不断扩建陵墓并使其变成了一座神祠。大厅里无数的镜片,美不胜收,让人眼花缭乱。



光明王之墓的广场。

 


卡里姆汗城堡(Citadel of Karim Khan)的夜晚。伊斯兰历1180年,卡里姆汗大帝建立了赞德王朝(Zand),并定都设拉子。

 

流淌的诗

有一天,我来到哈菲兹之墓(Hafez Tomb)。

哈菲兹是举世闻名的波斯诗人,我喜欢诗人。


那是一个迷人的夜晚,人们围在大理石棺的周围轻轻念着他的诗歌,又悄然走开。

在墓园的另一个小角落,两人男人一人吟诗一人唱,有三个人在听。他们热情邀请我加入了听众的队伍。听不懂的波斯语,在寂静的夜里,委婉而空灵,飘向在这座波斯古都的上空。


这里是设拉子。

这里没有制造麻烦的恐怖分子,没有民不聊生的惨状;这里阳光灿烂,鲜花常开,风情建筑美轮美奂;这里是玫瑰和夜莺之城,这里是诗人的故乡;这里是伊朗最古老的城市,这里孕育了波斯帝国的荣光。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那么热情,也那么幸福。



偶遇光明王之墓的一场仪式,人们虔诚祈祷。很多人流出了眼泪。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当地民宿酒店,面朝天井的窗台上悠闲看书的游客。

 


每天我都会去设拉子的小巷闲逛。

 


石子路狭窄,但车子穿梭其中,仍然不显得拥挤杂乱。



生活在设拉子小街巷的人们,他们经常会邀你回家喝茶,虽然语言不通。



自制铜壶和各种容器售卖的小店。

 


 漂亮的伊朗小女孩。

 


哈菲兹墓,诗歌在这里流淌。

 


设拉子的夜晚,一切都显得和谐而安详。

 

我想起刚到伊朗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你又跑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只好骗她我还在迪拜。


后来我给家里打回电话,我说对不起,我跑伊朗旅行来了。这可真是一个诗一样美丽的地方。


下一站,我们去亚兹德(Yazd),看看地球上最后的古城。


不用打赏给钱,

喜欢就分享推荐给你的朋友们吧。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