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宁 -《黛玉是只小花猫》

眉力村2018-02-12 17:16:15

眉力村 | 2016年第176期(总第600期)


作者简介:耿宁,女,生于七十年代中期,唐山丰南稻地人。





黛玉心性孤高,不做不装,她识人不以封建道德、经济为重,尊重人的真性情。她不像宝钗会做人。薛蟠从江南带回礼物,宝钗给各个姐妹送一份,也没忘了赵姨娘,赵姨娘就觉得宝钗好。袭人也最重宝钗,觉得她平和有气量。若做姨娘,搭档很重要,她见宝玉情痴时,错认她为黛玉,发懵讲:‘为你也得了一身的病,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的话,’担心他们之间会有“不才”之事,因此才细细谋划,向王夫人进言,要宝玉搬出园外来住。


湘云也是推宝钗为知音,说这世上再找不出比宝钗更好的女儿来。这和宝钗性情温和,顾大局分不开。而黛玉言行上不管这一套,说话有时比刀子还尖,所以得罪了不少人。这恰是黛玉的真,她于人都是真性情,敢爱,也敢恨,不去收买人心,这使她在荣府的处境日趋艰难。身为孤女,无依无靠,老太太活着还好,幸好又有宝玉关心,一旦失去这两个的庇护,会举步维艰。


宝玉喜欢女儿,见了女儿就清爽,因为女儿是没被尘世污垢蒙住光辉的珍珠,散着真挚的光彩。宝玉曾说:女孩未出嫁时是颗无价的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了来。宝玉喜欢女儿,就是因为她们的真,而黛玉是她们至纯的代表。




二十三回,宝玉和黛玉看西厢,黛玉一顿饭功夫,将十六出全部看完,看完出神儿发愣,默默记词儿,一目十行就全背下了。二十六回,宝玉某中午去看黛玉,院内一片寂静,他把脸贴在碧纱窗上,只见黛玉小猫般正伸懒腰,娇娇细细道:每日家情思昏昏(《西厢记》里句),宝玉听了,不禁窗外笑问:“为什么每日家情思昏昏?”把黛玉羞的要不得,用袖子遮脸,翻身装睡,她答不上来啦。她初入荣府时步步小心,恐怕被人耻笑了去,无人时,自然的真性情就显露出来。再看她坐起来的形容:“宝玉见她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不觉神魂早荡,一歪身坐在椅子上......”


四十回,贾母等在藕香榭行牙牌令。黛玉一时忘情,又说了“过目成诵”里的句子:“良辰美景奈何天。”宝钗不禁回头,看着她。由此就有了四十二回,宝钗审黛玉的公案。原来这些书,宝钗小时候就看过,她和宝玉算“晚成”。


第二十五回,宝玉和凤姐被赵姨娘暗算,让马道婆施了魔法,两人拿刀弄枪,要死要活。这时大家都很慌乱,薛蟠在这一回也出现了:“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写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第六十五回,兴儿和尤二姐介绍贾府里的人,谈及黛玉:“奶奶不知道,我们家里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是我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和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她‘多病西施’。




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宝钗母女去看黛玉,宝钗和妈妈撒娇,倒在妈妈怀里,黛玉流泪叹道:“她偏在这里这样,分明是气我没娘的人,故意来刺我的眼。”薛姨妈道:“也怨不得她伤心,可怜没父母的,到底没个亲人。”又摩挲着黛玉笑道:“好孩子,别哭。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你不知道我心里更疼你呢。你姐姐虽没了父亲,到底有我,有亲哥哥,这就比你强了。我常常和你姐姐说,心里很疼你,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这里人多口杂,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不说你无依无靠,为人作人可配人疼;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洑上水去了。”就连宝钗也说:“怪不得老太太疼你,众人爱你伶俐,今儿我也怪疼你的了。过来,我替你把头发拢拢。”贾母喜爱黛玉,除了黛玉的身世,更是她一副娇弱又可爱的样子让人疼。


黛玉情真,在人前说话不留心,不怕惹了谁,这点上吃亏很多。有次不留心,现了她的痴情处,也是二十五回,宝玉和凤姐被马道婆施了魔法那回,贾母王夫人等在内守着他们叔嫂俩,李纨、贾府三姐妹、薛宝钗、林黛玉、平儿、袭人等,在外间听消息。闻得吃了米汤,省了人事,别人未开口,林黛玉先就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宝钗便回头看了她半日,宝钗很幽默,她说:“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度众生;这如今宝玉凤姐病了,又烧香还愿,赐福消灾;今日才好些,又要管林妹妹的因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




还有宝玉挨打那次,谁去了会黛玉似的,未语先咽,悲泣不绝。书上说:“此时林黛玉虽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这等无声之泣,气噎喉堵,更觉厉害。”一会,凤姐来了,她要躲,宝玉拉她,她说:“你瞧瞧我这眼睛,又该她取笑开心呢。”她的情感的流露天然挚真。她在和宝玉闹嫌隙的时候曾说过,我为的是我的心。一个为自己心而活的人,一个质本洁来还洁去的人,是多么磊落风流啊。


黛玉也是很会开玩笑的,说刘姥姥是“母蝗虫”,宝钗曾这样评价她:“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的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世俗取笑。唯有颦儿这促狭嘴,她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她想得倒快!”她说话入木三分,准确的概括人物事物的特征,又不乏风趣。她对画园子画儿的惜春讲:你快画吧,我连题跋都有了,就叫“携蝗大嚼图”。几个人听了不禁哄堂大笑,那湘云笑得全身伏在椅背儿上,连椅子一同摔倒了。书中不是一处,她讲笑话,极致处一面笑,一面两手捧着胸口,先笑得不行。


第二十八回,宝玉想看看宝钗的红麝串子,宝钗褪时,他看到她的一段酥臂,不觉就呆了,心想,这个膀子要是长在林妹妹身上……宝钗给他串子,他也忘了接。黛玉看见了,“只见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儿,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一瞧,原来是个呆雁。




第五十二回,宝玉笑道:“咱们明儿下一社又有了题目了,就咏水仙腊梅。”黛玉听了,笑道:“罢,罢!我再不敢作诗了。作一回罚一回,没得怪羞的。”说着,便两手握起脸来。宝玉笑道:“何苦来,又奚落我什么!我还不怕臊呢,你倒握起脸来了。”她多娇羞啊。


在第五十四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史湘云为了争联,自是忙手乱脚的,惹的大家笑,黛玉在联诗中,也露出平常难见的雀跃姿态来,湘云笑得弯了腰,忙念了一句,众人问:“到底说的是什么?”湘云喊道:“石楼闲睡鹤,”黛玉笑的握着胸口,高声嚷道:“锦罽暖亲猫。”宝玉看宝钗,史湘云,黛玉联诗就觉得十分有趣,哪里还顾得联诗,所以湘云让他下去了,这时他看着他的林妹妹伸着小脖儿急了似的叫,该如何呢。这幅女儿景真真美煞死了人了。而这时的黛玉比锦罽暖着的亲猫还可爱,谁见过笑得握着胸口,高声叫嚷的小猫呢。


细想黛玉,真像一只可爱的小花猫。






- End -


每日诗词  / 《红楼梦诗词选》: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眉力村 | 桃花落,清水流;有佳人,伴左右。

编辑微信:tuobaguo | 投稿:meilicun@qq.com


(您的赞赏将全额支付给作者)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