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能活一个,请你丢下我

郝老蔫2018-05-30 19:19:09


 

周末那天,一口气看完热剧《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然而,直到今天,心头依然堵着一个大疙瘩。

一者是因为,投胎这个技术活差到不行,出身农村不得不靠个人打拼,深一脚浅一脚登上副总宝座的张凯文,在公司人五人六,而在真正的人五人六的人面前,却依然只是屌丝一个,握个手都求之而不得;依然一身假名盘,依然嚼着方便面,依然买不起房子,尴尴尬尬地租房度日,在二房东面前卑怯如狗;依然无法照料瘫在床上的远方的老母,对自己的婚姻无可奈何,一次次被弃如敝履……钱眼里出的问题,自然要在钱眼里解决,最后他不得不沉沦到出卖朋友、出卖良知、走上绝路。

我们多少人和他一样,没有皇城根下的家,没有有钱有势还喝过洋墨水的爸妈。输在娘胎里的我们,奋斗半生,不过是为了成为城市里的一个普通人,可以穿着西装套裙,衣冠楚楚地去挤地铁,在一栋大厦里有一张小小的桌子,在地段不好的老式建筑里有小小的一张床,和城里的其他普通人一起吹个牛、喝个咖啡。

有那么一段时间,你以为你成功了,拉着小摊上淘来的拉杆箱,走在乡村土路上,春风得意的你,甚至会有一种衣锦还乡的感觉。然而,五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你还住在廉价租来的小插间里,还在淘着地摊上不知多少人穿过的便宜货,还在为一老一小的问题内牛满面,还在为深夜电话那头的人道着道不完的歉,还是那个取悦一次老板便觉登顶人生的哈巴狗……

无论你怎样奋斗,即便貌似已功成名就,你还是上流社会眼中的乡巴佬。无论你这样选择,你都别无选择。

而给我触动最大的是,男猪脚王茂“不相信爱情”的理由,竟是因为前女友在大难临头时对他的弃之不顾:两人一起自驾游,下车玩浪漫的时候,遇上了泥石流。惊慌失措的前女友,丢下受伤的王茂,独自开车逃离,却慌不择路坠入山谷翘了辫子……

多年以后,受了所谓情伤的王茂,念念不忘的,不是前女友的香消玉殒,而是生死关头她丢下他时那一帧慢镜头。

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舍己为人,听起来像是唱高调,实际上在生活中有无数最真实的版本——即使散步时,我也要下意识让心爱的人走在右手边,怕她出事甚于怕死;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我,每次出现在寺庙前,如果要祈愿的话,我通常会都默默地祈祷:求灾祸远离我的家人,宁愿加倍于我,所有的罪愆归于我一人……

这不意味着我有多高尚。

如果泥石流侵害的是我,我的选择一定是果断地对她说:请你丢下我!和泰坦尼克号里杰克的作法异曲同工。生活中,这种事情非常常见,诸如父母在灾难中拼命一推,把生的最后希望给了自己的孩子;一些情侣在生死关头,用最后一丝力气让对方逃出生天……都是在用行动向亲密的人表明:请你丢下我,好好活下去!

如果只能活一个,我想许多人都会说:请你丢下我。这样才能最大止损。否则,不仅另一个会白白牺牲,你也少了一个为你哭坟的人。

当然,前女友并没有给王茂这样一个悲壮的机会,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直接选择了独自逃生。但,那又怎样?我觉得她作出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本来就应该是我们所希望的。既然与我们的期许相符,何必纠结于走不走这个让你表现悲壮和气节的过场!

而王茂的反应,并没有走这一路线,他一直纠结的竟是怨毒!你已貌似不可救药,难道让你心爱的人陪葬,你就会心安理得?你所谓的爱情,难道比她的生死更重要?

泰坦尼克号里的肉丝,何尝不是独自逃生,杰克并没有生出怨毒,而是不停地鼓励她活下去——这是一种伟大的感情,并能最终证明我们是一个人,而不是大难临头各自奔逃的鸟兽。

假如角色对换,你是那个可以逃难的一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其实无非是:要么死;要么终生痛苦。

对于可以逃离的那一方,怎么选择都是正确的:她可以用当下的死,让未来需要支付的痛苦一笔勾销——那是一种情感的升华,值得尊重。也可以苟且地活着,痛苦到死——那是一种求生的本能,无关人性。

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重,也就能理解下面这个曾经火极一时的故事:

二战期间,两名士兵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这两名士兵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小镇。

他们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和安慰。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走进有人烟的地方。

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有了食物。

然而,他们此后再也没有看到其它动物,仅剩下的一点鹿肉。

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逃出生天之际,只听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士兵中了一枪,幸运的是仅仅肩膀受了伤。战友惶恐地跑过来,抱着伙伴害怕得语无伦次。

晚上,未受伤的士兵一直念叨着母亲,两眼直直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谁都不肯动上一下。

好在,第二天,部队找到了他们。

30年后,那位受伤的士兵说“我知道是谁开的那一枪,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的时候,我碰到他发热的枪管,但是当晚我原谅了他,我知道他是想独自占有鹿肉活下来,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

我装着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家。战争结束后,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他在他母亲的遗像前跪下来,请求我的原谅。我没有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原谅他。”

你在背后打了我一枪,我却只当你不小心走了火,这样的境界,我们或许很难抵达。

当我们身陷险境,看似已无法逃生,从内心深处,放亲密的人一条生路,有那么难么!即使我们依然是那个怎么奋斗,都只是屌丝一个的土鳖、乡巴佬和哈巴狗!在北上广我们什么都没有,这点胸怀还有!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