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渔视线 巫昂的诗

youthpub2018-01-14 17:24:27



分享《青春》 传播文化



巫昂的诗




爱(三)



那些激烈的爱都死了

给她吃的饭

有毒

她喝的水

在那些在爱中摔坏的杯子里

它们复原了,而且更坚固

那些爱而不得的人

脚印落在门前

看起来与乱码无异



候诊室



你们陪我去看病

输液,医生的意思是

我拿着药方走出诊室

你正坐在他身上

你半开玩笑地骑着他

1997年,我对此一无所知


你们时常住在一起

你漂亮得跟只绿皮沙发一样

我病好了以后,我们去了北海公园

段祺瑞执政府,西单

你偶尔坐在他身上

1997年


我想坐在你身上

半开玩笑骑着你

在某一时刻

你也同意


那时我们忘了拍照

照片会提醒你忘掉

他扶着你的腰

他扶着你的胳膊

他扶着整个的你

你们看起来

像是在一起

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业




白日梦



如果你嫁给另一个男人

你爱的,他也爱你

那生出来的务必不是我

出于我的哲学,和本能

这样是不对的

宿命不会这么安排

如果你嫁给另一个男人

或者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过了很多很多年

那么,我会在哪里

出于平衡机制和残酷法则

我们会在另外的空间

发生某种关系

你是杀我的凶手

我的死因是挂在你嘴边的口头禅





驱魔人



我心里有过你

有时一整天

你始终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它消失了

海草,海藻,海滩上的海豹

都会消失


像个驱魔人

我从心里的每个角落驱赶你

在爱面前,我们是那么地丑陋

像个受虐狂

我们享受言而无信、久约不至

你坐上去往南半球的公共汽车

躺在考拉柔软的怀抱里


我们做不成彼此的好伴侣

也不曾互相伤害

我愿击鼓传花

将感情的元素传递给某个姑娘

她和你胖瘦合宜,高低相衬,金风玉露一相逢


愿你在新的轮回里

结结实实地得到她

或你自己





王先生



帮我们装天然气炉子的王先生

第一百零一次来到我家

他的脚尖总是先出现在门缝前

然后再给我电话

让我给他开门


关于那个炉子

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

这样的炉子会不会爆炸

爆炸时,我该不该去往顶楼阳台

喊人,喊附近的好人

怎么可能?巫老师,他说,你想多了

我只剩为数不多的朋友

我一周吃一到两次湖南米粉


而家里出现了这么个庞然大物

你想象一下深海中

游来了一头大象

也许是两头

这种象只生活在北京郊区

紧贴六环


王先生,我希望您确保每个螺丝

每个按钮,每个插头

都在厂家要求的位置上

我不能眼看着大象慢悠悠地步入歧途

没有吃的,溺水而亡

它的气管得排出多少空气

才能完完整整地

成全了他自个儿





你低头洗碗,不说话



你不说话的时候

我总觉得是出了什么事

不是在这里

就是在那里

比如说,心里

我们那些洗过无数次

依旧保持瓷器的清白之身的碗

扣在水槽中

你打开水龙头

水龙头流出

闻起来

有硫酸味的热水

你洗的碗

来自庞贝古城

火山灰淹没过





梅子



我的心哪

有时像梅子泡在硫酸里

海浪啊

也不过是计时器

四十年

做神太累

还是穿着花裤衩在岩石间奔跑

太多的爱基本用不着

要把它们做成罐头

沉入珊瑚间

海的缝隙




通往走廊的房间


我还是不能够随和到拉着你的手

嘘寒问暖

像一个陌生人走在

从前常常去的那些地方

像一个亲切的邻居

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有时是你主动放弃了生活

有时是我们彼此忘掉

那些空白处

有一段婚姻,一个孩子,一处亟待装修的房子

上帝负责输入程序

我们负责走向雾气茫茫的路途





猎手



我终于寻获我命中的猎手

我终于让不管是人生还是孤独

都另起一行




屋檐



那天我们在吃满记甜品

你说起多年前独自看过的一个电影

说着说着眼眶里跑出了两滴泪

也许不是满记,也许不是电影

当晚我在你怀里呜呜地哭

风吹过那么老的屋檐

当然不需要风,更不需要屋檐




港都夜雨



染衣坊街,斜对角就是窝打老道

街角的最后一间洗衣房已关门

呼啸而过的车

永不疲惫的房产中介

一切犹如往昔

忧欢深藏的一座城

赤柱那边海的岬角

张国荣住过的公寓

死去的人儿如海浪拍打沙滩

活着的,他们心知肚明



并不是每次都迟到,也不是每次都早来


每天一早

来串门的亲戚,你看,是快递

该做好别的准备

不要让那天寒地冻给耽误了

我已足以应付你,三月

剥去你的保鲜膜,泡沫塑料

里面是个新鲜肉体

在盒子里喘息

你那架势像是长眠

我的态度是不哀吊




集中精力写一写爱情



他说:我爱这个女人

胜过鲨鱼爱鲜血

她拒绝了除他之外的所有零碎人等

无论是垂死的

还是从天而降的


等他晚归

两人一起站在窗边抽烟

看外面的天色

聊一聊除了彼此无人可聊的话

这样的生活并无意外

那根保险丝连在他们体内


她说:就算同处一室

我也不能不想念他

为虚构的永别伤感不已

然而寂静突袭

当他拉着她的手

在路上走的时候


他说:神出现在我的手

握紧你的而产生的汗滴里




星际旅行(二)



爱情是个太空舱

我要争取坐在副驾上

操作仪器的事交给你

我负责看后视镜

百分之百的星星都向后退

相对于我们要去的地方

百分之百的星星都回头

相对它们出现的地方




好时光



一只裸体的羊

在没有一根草的荒野中行走

日光照亮了它

灰尘包裹了它

它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水

最绝望的那些天

让一只羊消瘦

吃不到东西

见不到活物

甚至没有虎狼

假设好时光深藏其间

午夜你可以在月光下嚎叫啊羊


主持人的话

巫昂的诗坦率而又巫气十足,大气而又敏感,跌宕自喜中夹杂着自伤。从早期的“和羞走”到后来的“我是肥大的,也是易碎的”,诗人巫昂就像一只母河蚌,一层层剥开缠绕在身体上的硬壳,呈现出自己的肉身,并在那盐分浓度极大的生活海洋中接受考验。
——朵渔






全国青年文学期刊 推动青年文学创作


青春杂志社

执行总编辑:育邦

责任编辑:王成祥

美术编辑:王主

实习编辑:牛亚南 陈志炜

栏目主持人:邵风华 何同彬 韩东 朵渔 曾蒙 梁雪波


2016年杂志征订已开始,月刊,每期定价10元

全国各地邮局(所)皆可订阅,邮发代号:28-11


亦可直接与本社联系订阅:025-83611931(100元/年优惠价,原价120元/年)


或添加我们编辑的微信(chenzhiwei890428),注明“杂志订阅”,将100元通过微信红包发给我们,并留下自己的有效地址、邮编、姓名。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公众号评论功能已开通,欢迎评论↓↓↓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