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滋味

迷鹿2018-05-15 15:10:30

此文原应《紫贝拾遗》邀约所写。

人活的时间越长,可以供回忆的东西就越多,大部分的场景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面目全非,你的学校大变样了,更大更美了,可是你当年的教室没了,当年你在底下玩耍的那棵大树也不在了。你的家,也可能从这里搬到了那里,当年的邻居后来再也难碰面。

但是,幸运的是,有些场景还在,当年的那个味道还在,比如,文昌文南老街老电影院旁的夜宵摊。

移居英国多年的勤回来了,当年的校园“姐妹花”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回忆当年。

 “我觉得最美好的回忆,就是晚自修后一起去老电影院吃夜宵了,哈哈。”

勤拍着我们,兴奋的说。

怎么会忘记呢?那是散发着美味的温馨夜晚。

高中的生涯,夜晚都给予了晚自习,文科生有背不完的书,理科生有做不完的题。

记忆里的高中夜晚,是带着香味的,校园里凤凰花的淡雅香,九里香的浓郁香,更有那,文昌河畔的夜宵香味。

我和阿兰几乎每个周五都雷打不动的犒劳自己。

八九点多,我们就开始从学校出发,我和阿兰,后来加入了阿勤,步行,边聊边逛,穿过半个县城,抵达那个夜宵的根据地。

下了文中坡,走过东风桥,穿过拥挤逼仄的骑楼“衣服档行”,就到了文南老街的老电影院夜宵摊。当年还是露天电影院的时代,这里的一家电影院就显得高大上,暑假时或周末总抽空来看上几场。夜宵摊就在老电影院的对面,当我们高中的时候,电影院就已经凋零,不知何时已被拆除。夜宵摊座落在文昌河边,河那边是骑楼的老旧楼房,发出暗淡的光,显出些许破败的冷清。看上去就像一棵历经沧桑的大树,缀满了无数的历史遗迹。

河对岸那边是斑驳,这边则是亲切的夜宵摊。人声鼎沸,温暖世俗。

入夜,这里的摊位摩肩接踵,锅碗瓢盘的碰撞,老板招呼客人的客套,呼朋唤友的热闹,属于县城的喧哗的草根气息,无限的温暖在香气四溢中升腾。

从桥这边数过去十多家,灯箱广告牌闪着:清补凉粿仔鸡屎藤红豆绿豆薯粉,炒粉海南粉抱罗粉伊面汤。甜的咸的,冰凉的热乎的,在锅里“刺啦刺啦”炒着的,大锅里姜糖水滋滋冒着清香甜味,被捏得圆不溜或尖尖芊芊的鸡屎藤粿仔在老板的指尖一掐,麻利的一个个跳下锅。

哪家都很热情,“侬吃蜜()?来来,热的有红薯红豆芋头山药汤,甜的,咸的?都可以,要椰奶的还是糖水的?再来一份炒粉,好好。还有清补凉?还要别的不?”老板和老板娘热情周到,每个到的都仿佛自家小孩。

那时,我们最爱吃的红豆汤,山薯汤,就要姜糖水的,清甜而不腻,热乎乎的,一下去,五脏六腑都舒服了,都妥帖了。红豆熬得糯软可口,山薯粉糯适口,幸福的因子都要飞起来。

一碗简单的红豆汤温暖了高三学习的孤单。那时需要的甜食,是满满的能量和热量。

到了外地上大学,最思念的却是海南粉(文昌人叫“粉卤”)还有那热气腾腾的伊面汤。寒暑假回来,必定要在这个夜宵街过把瘾。

等待“粉卤”的过程就已经胃口大开,师傅抓起一把白嫩嫩的米粉,在滚烫的水里过一过,放入碗中,浇上事先熬好的卤汁,再各样荤的素的炸的腌的小菜各抓小把搅拌,食物的香味肆意张扬,醇香扑鼻。有嚼劲的当地牛肉干,油炸花生米,炸脆面片,竹笋酸菜刺激着食欲,再加上一点海南灯笼椒,甜中带酸,酸中带辣,满口喷香,再怎么吃也不腻。

而阴冷的冬季,来碗热乎乎的伊面汤再幸福不过了。我喜欢吃带点嚼劲的伊面,伊面汤里面的料要足,要有青菜、虾仁、海螺、猪肉猪内脏,香菇丸,鲜美而不油腻。

约上老同学,围坐在一起,聊聊以前的旧事,我们都已毕业,而这里仍然如旧,老板还是那么热情,滋味还是那么纯正,觉得在家里,真好。

一碗面,一碗粉,就舒坦了在外学子的胃。

毕业后留在海南工作,周末回去和弟弟弟妹相约,必定要夜宵一回。一家子兄弟姐妹赶赴夜宵摊,就是一种热闹的惬意。

到底去哪家好呢,你想吃咸的,我想吃甜的,你今天一定要试试这个,而我觉得那个也不错,挑个摊位坐下。冰凉滑爽的薯粉,清补凉各来一碗,再来一碗炒粉,伊面汤,还要一碗加蛋的鸡屎藤粿仔。一家人边打趣边闹吃得不亦乐乎。

夜宵绝不止步于满足口腹之欲,很多美好的回忆,那些肆意的笑声都在夜宵摊上。环境说不上好,但是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对面的灯光。

我们都不再是孩童,但是嬉笑打闹一切都如小时候,温暖亲切,这就是家人。

这是一份简单的情怀,在一个简陋的夜宵摊,流转升温。心满意足。

这是家乡的夜宵摊,夜宵摊前,曾有过你的身影,风曾聆听过你的笑语。你也许一直在家乡,每个夜晚都可以去,也许在他乡,只是每晚将他回味。

非常感恩,从童年到成人,他一直都在,真好。

这是属于文昌人的一条夜宵街,能提供值得一辈子怀念的家乡滋味。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