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 女孩儿与小狐狸

55毫米2018-02-18 21:52:43



又开始疼了。

我使劲抱住头在地板上打滚。

汉娜马上跑来蹲在我身边,把我的头搁在她腿上,轻轻按揉。她眼里满是担心与疼惜,披散的头发滑过白皙的肩膀,扫到我的鼻子,痒痒的。头痛缓解了很多,我却赖在汉娜的腿上不起来,舒服地眯着眼。

 

“啪”一声,刚舒缓的脑袋又重重挨了一个暴栗。

“你也真是惯着他,没见他早就没事了么?我怀疑他的头疼根本就是装的!”

“咕噜咕噜~你才装的,你全家都是装的!” 我愤愤腹诽这个打扰者。抬眼只见一个染了蓝色头发的女孩儿站在面前,弯着手指头放嘴里呵气,预备弹第二下。

我立马警觉地滚到汉娜一边,瞪着她。汉娜嘴角上扬,对蓝头发嗔怪道,“你呀!”看到另一边我的模样,自己又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午后的阳光从大玻璃窗里透进来,细微的浮尘在光线里飞舞,汉娜的一半身体照在阳光里,模样温柔又可爱。我看得有些流口水,顾不得理会蓝头发,巴巴地凑上去,把头埋在汉娜手里蹭。

“你知道我是谁了吗?”蓝头发看着我。

“咕噜咕噜~知道!你是恶魔,妖精,坏人!”

我哼哼着,一面看她。眼熟的很,仔细想,却又想不出她到底是谁。

 

 

蓝发女孩儿看了一眼汉娜,“走吧,出去喝一杯”。汉娜点头,带着我一起出了门。

进了街角的小酒馆,两人点了两杯说不上名字的金黄色酒,汉娜给我点了一份小鱼,一杯鲜红的果汁。我也闹着要喝酒,鼻子都碰到汉娜的杯子了,被蓝头发一巴掌打回来。汉娜宠溺地看着我笑,喂了我一小口酒,是甜甜的清香味道。蓝头发不屑地嘟哝道,“一只狐狸还学人喝酒!”

我翻个白眼,好狐狸不和坏女人一般见识。

 

蓝头发端着酒杯把玩着,瞥我一眼,神情复杂地小声问汉娜:“你说这次实验能成功么?”

汉娜抬眼看酒保,我也跟着扭头看向酒保,只见他对汉娜微微点头,幅度小到几乎不可察觉。

“应该可以吧!”汉娜揉眉,“悬铃花是我们能试的最后一种物质了。”

 

我小口吃着鱼,眼睛滴溜溜在汉娜和蓝头发之间打量,她们在说什么?什么实验?什么花?为什么蓝头发要看着我,又怕我听见?酒保和汉娜之间有什么秘密是一个眼神就能会意的?

思考着,想不明白,头又要开始疼起来,我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清冽的花香滑喉而过。

等等!这个果汁……花……汉娜说,最后一种花?悬铃花?是与我有关的事么?

 

视线开始模糊,眼前的汉娜影子叠了好几重,我几乎本能地努力靠近她。咕噜咕噜,好困啊,怎么觉得这么累,天黑了吗?酒馆都打烊了吗?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不受控制,意识渐渐昏沉,终于倒在汉娜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我和汉娜在山坡的草地上奔跑玩耍。暮春时节,阳光温柔,暖风带着柔软的触感。汉娜赤着雪白的脚丫踩在绿色的草地上,我在她脚边钻来钻去,毛绒绒的尾巴扫到她的脚踝,惹得她咯咯地发笑。

 

也许是梦境太美好,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抱着尾巴,嘴巴还是咧开的。

 

汉娜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书,秦夏抱着手臂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蓝色头发在光线下格外显眼。

秦夏……她是秦夏!当年如果不是她把我救回来,我怕是早就死了!

我跳起来奔过去蹭蹭她,哼唧了几声表示亲热。秦夏惊讶地看着我,又看向汉娜。我又过去蹭蹭汉娜,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汉娜的手。

 

“这是……记忆恢复了?”秦夏有些犹豫地问道。

“好像是的,不然他只会躲着你,他怕生。”汉娜放下书,脸上绽出笑意,“看来悬铃花的汁液起作用了。”

 

秦夏长长呼了一口气,揪住我的耳朵,“你知不知道你失忆的这半年,我们给你试了多少种方法让你恢复?!你这野东西,就算失忆了也还记得对汉娜好,谁欺负她你就咬谁,反而把你的救命恩人当仇人!没良心的野东西!”说着,眼睛里渐渐泛起亮晶晶的光。

 

我把头抵在她的手心,来回蹭。

我记得,我全记得!

 

从我被救回来,就一直是秦夏和汉娜小心照顾我,相比于秦夏时不时地捉弄我,汉娜对我温柔呵护到宠溺,我曾经发誓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她是这样美好,怎么舍得她将来嫁给别人?

 

眼睛不停打量这屋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这是我们的家,我回来了!

我记起来所有失忆前和失忆后发生的事情,从被救到现在,可是,我为什么会失忆呢……

算了,管它呢!

我在她们身边蹿来蹿去,快乐无比,跳到汉娜的腿上,伸出粉红的舌头舔她的脸。

汉娜边笑边躲,一不小心,把书掉到了地上。

我又跳下去往秦夏身上爬,余光瞥到地上的书,封面上写着《虚拟生物的生存周期》。

看我好奇地打量,秦夏正要抢走书,却被汉娜拉住了手。我马上叼起书,跳到远处翻看。

 

 

书里写的是一只小狐狸,出生后不久,遇到了猎人,母亲和兄弟姐妹都被猎人抓走了。他却被一个女孩儿救走,带到人类的世界,作为宠物和研究对象。中间发生的事情几乎和我的经历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书里的小狐狸是人类虚拟出来的存在,小狐狸所有的经历都是被安排设定好的。

 

我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巨大的恐惧袭来,仿佛把周围的空气一下子抽空。捧着继续翻看,书越来越重,突然就从手中掉落,我看见自己的爪子正在变成透明。汉娜伸出手来摸我的头,我试图去舔她的手指,可是却什么也没碰触到,她的手指和我穿插而过,犹如两股空气交汇。

 

我望着汉娜的脸庞,她的脸上有淡淡的忧伤,我看向远处的秦夏,她低着头捂着脸在哭泣。

我看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得透明,越来越淡,慢慢消弭在空气里。

“咕噜咕噜……”我想喊汉娜的名字,可是连一个音也再发不出来……

 

风吹起窗帘,书页翻的哗哗响,我只来得及看到最后几个字:

“当虚拟生物自我意识觉醒的时候……”

后面的字已不可辨,也没机会再辨。



图片选自网络,如有版权请联系我们!     


微信号:fiftyfivemm

工作联系:fiftyfivemm@163.com

意见留言请直接在对话框里回复

原创作品,转载需注明出处

禁止商业用途,侵权必究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