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与荠菜花煮鸡蛋

重拾自然2018-02-12 16:01:46

【作者君简介】

|  岫芗  |

一位植物爱好者、观察者和记录者。

孤独地行走在时光中,记录万物之美,节气芬芳,周而复始,一季又一季。文章多次在报刊发表。


三月三,你吃荠菜花煮鸡蛋了吗?那天去尚书巷菜场,看到一农妇正笑吟吟地卖荠菜花。她着一件花袄,脚穿雨靴,泥答答的,像是刚从地里才回来。捆扎好的小把荠菜上,露珠好像串在线上的玻璃小珠一样颤抖着;青翠的长秆子镶满了白色的小花,发出淡淡的清香。一把把翠绿虽随意地放在地上,看着却让人喜欢。她也不吆喝,好多人主动掏钱购买,一元钱一把。我喜滋滋地买了两把,放在自行车篮子里,那绿色一路上在风中招摇。

▲荠菜(供图:刘刘)

▲荠菜(供图:阿室)

来南京十几年了,这是我第一次买荠菜花。将这两把绿上传到微信,我写道:“我将春天买回家!喜欢微雨后江南的氤氲气息,两把野菜迎接三月三。”家乡的朋友都很疑惑,“荠菜怎么这么长呢?不是吃它的嫩芽吗?会不会很老啊?怎么吃呢?”有些朋友甚至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 “这是什么野菜?我没吃过耶?”


▲荠菜饼子(供图:弦歌如水)

之前我也有此疑惑,家乡与南京不远不近,根本就没有“三月三,荠菜花煮鸡蛋”的习俗。前年秋在一家私企上班,工作非常不顺心,因而对冬天的肃杀寒冷特别敏感。来年春时,心情还是抑郁。什么荠菜包饺子、香椿炒鸡蛋、苜蓿做汤,食在嘴里,心里却不是春的滋味。我哪里还有什么闲心管荠菜开花?三月三用它煮鸡蛋?这些似乎与我无关。

▲野外的荠菜(供图:刘刘)


▲城市草坪中的荠菜(供图:冬冬)

农历三月初二下午,春日很暖,老板出差,少有的几个同事午餐后就不知去向了,我一人孤寂地坐守在办公室想着心事。不知何时,会计回来了,她兴致勃勃地叫我跟她一起去挖荠菜,说三月三荠菜花煮鸡蛋可治头昏头疼,对此我是闻所未闻。说句心里话,我很不喜欢她,可迫于面子,我装着很高兴的样子,随她下楼找荠菜。写字楼周围压根没有土,最后我们在附近小区花坛上拔了几把荠菜花。回家路上,想着离那些人远远的,我将荠菜扔了,仿佛扔掉了烦恼。

▲荠菜的倩影(供图:刘刘)

去年离开了那家公司,春天也是稀里糊涂地过去了,三月三早忘记了。今年突然对自然万物有了兴趣,喜欢诗歌念赋,似乎有了更多的包容心。经常去野外识记植物,自然绕不过荠菜。古人有诗云:春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 读到《诗经.谷风》“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谓茶苦,其甘如荠”,心里很不是滋味。弃妇自诉与男人生活的点点滴滴,也拉不回负心郎的心。苦菜跟她比,都比荠菜甜!让老祖宗吃出甜味的荠菜,如今除了是美味的山珍,还是一杆春天的旗帜。“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花。”这是文人在歌唱荠菜早春时节的风姿。


▲三月三,荠菜煮鸡蛋(供图:312)

那天晚上,我将荠菜花全株洗净,加水放在砂锅中,煮开。然后将煮熟的鸡蛋剥壳放在荠菜上面。加了些盐,小火慢煮,仿佛在煮着江南的春天。翠绿菜汁与白白的鸡蛋亲密交融,清香四溢。

三月三的早晨,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喝着清淡的荠菜汁水,吃着香喷喷的鸡蛋,时光与滋味就这样悠远绵长。


本期编辑:小狐狸    本期审核:阿室




重 拾 自 然


— 让科普更加科学  让科学更接地气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微信号:zhiwufenleiqun

新浪微博:重拾自然

新浪博客:重拾自然

声明:本文为原创内容,欢迎阅读者在个人网络媒介进行由原文链接转发的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全文复制或重新编辑后自创新的链接发出。转载时保留能够跳转至原文的链接,并保留本声明。超出上述许可的范围如其他微信公众号或印刷品等,如需转载或使用,请先发函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联系。如有非法转载,将追究一切侵权行为。公众号长期接收自然类原创文章,投稿可发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谢谢。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