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国将军|少将 马泽迎

兴国爱尚2018-05-25 14:01:18

兴国爱尚

江西省自媒体十强
新闻.爆料.便民.推广.活动.品牌
135 7668 7553(微信同号)




,新中国。1929年加入,同年参加,1930年转入。参加了。1955年被授予。荣获。1974年在逝世,享年63岁。


人物简介

马泽迎,生于穷苦农家,由于家中没有土地,父亲只得给地主当长工,受尽剥削欺辱。他从小就受到家长同情穷人怜悯苦人的思想教育和情感熏陶。1928年冬,兴国暴动后,兴国的许多青年积极投身革命斗争,马泽迎受到革命的影响,不久参加革命。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第三师炮兵连班长,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连政治指导员、卫生队政治指导员、师直属队党支书记、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战斗。

抗日战争时期,马泽迎任陕甘宁边区骑兵团政治委员,冀中军区第一军分区十九大队政治委员,第二十一团政治委员,第一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第八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第六军分区副司令员,冀中军区警备旅副旅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冀中第六军分区司令员,第十二军分区司令员,独立七旅政治委员,华北军区第七纵队二十旅政治委员,第二0六师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师政治委员,海军西营基地政治委员,军副政治委员,北京军区后勤部副政治委员。


抚养遗孤


烈士托孤

1934年初冬,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卫生队指导员的马泽迎,跟随部队踏上了长征路。

红军在四渡赤水时,仗打得异常激烈,双方伤亡很大。一日黄昏,两位苗族妇女把一名红军伤员抬到团部卫生队,她们放下伤员,一边用手比画着,一边呜啦哇啦地说着些什么。因不懂苗语,马泽迎一直不知她们在说些什么。后见她们从伤员怀里抱出个不满周岁的婴儿,有点奇怪,带着孩子的伤员不是女红军,而是一位男同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马泽迎觉得一头雾水。

正在这时,恰巧红军总司令朱德路过。见状后,立刻从附近叫来一个懂汉语的苗族战士,经过他的翻译,大家才知道婴儿是伤员的孩子,孩子的妈妈是红军的宣传员,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父亲带着婴儿,在战斗中又不幸受了重伤。

伤员是胸部中弹,血流不止,一直处在昏迷状态。朱德命令马泽迎立即组织力量进行全力抢救。不久,伤员睁开眼睛,微动着嘴唇,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朱德和马泽迎俯下身,才听见他断断续续地说:“同志,我不行了,孩子交给……托你……做孩子的……”话未说完便咽了气,但那一双满怀希望的眼睛却直盯着马泽迎,不肯闭上。

朱德和马泽迎帮烈士合上双眼,向烈士遗体行了军礼后,朱德对马泽迎说:“你可明白这位烈士的意思,是否知道他临终前没来得及说出的那个字?”

马泽迎悲痛地点了点头:“是个‘爸’字。”

朱德含着眼泪继续说道:“这孩子是革命的后代,孩子父亲委托你,我也把这孩子交给你,从现在起,你就是这孩子的爸爸,你必须把他带好!”

“是,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会对孩子尽到父亲的责任,对得起死去的烈士,对得起烈士的在天之灵。”马泽迎坚定地从朱德手中接过婴儿,紧紧地抱在怀中。


背孤长征

此后,行军打仗、抢救伤员时,马泽迎的背便成了婴儿的摇篮。孩子拉屎撒尿都在他背上,时间长了,孩子胯下湿疹严重,马泽迎背上也长出了巴掌大的脓疮。宿营时,马泽迎把孩子搂在怀里,疼爱有加。为了孩子,马泽迎把自己那份少得可怜的干粮,一口口嚼烂,然后嘴对嘴地为孩子喂食,还常常给孩子把屎把尿,洗晾尿布。过雪山时,马泽迎怕孩子冻坏,便拆开自己的棉袄掏出棉花,给孩子亲手缝了件厚厚的小棉衣。要知道,这一切对一个未婚、甚至没有谈过恋爱的男子,是多么的艰难。

有的同志曾好心提醒马泽迎,不如找个合适人家,把孩子寄送掉。可马泽迎觉得必须对得起死去的同志,对得起自己的承诺,再苦再累,也应当无条件地扛着。更何况,当时大多数时间都是行进在渺无人烟的雪山草地,偶尔有一些人家,也是言语不通的少数民族,的确找不到可依赖的人家寄送,马泽迎实在放心不下。

朱德也对孩子非常牵挂,经常为孩子送点红薯干、玉米粉等,帮助马泽迎喂养孩子。朱德还想给孩子取个名字,可因不知道孩子父母的姓名,也就把他难住了,只好叫做“这孩子”,于是“这孩子”三个字就成了孩子的名字而被叫开了。

在马泽迎精心照料和抚养下,这孩子长得健康,讨人喜爱,最终被马泽迎背到了延安。

孩子一周岁时,已经会走路,并且会叫马泽迎“爸爸”了。马泽迎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勇毅,希望他勇敢、坚毅,继承父母遗志,革命志向坚定而不动摇。

马泽迎收养不知姓名烈士遗孤的义举,在部队一直传为佳话。每当人们称赞他时,他总是谦逊地说:“无数革命者牺牲在战场上、征途中、刑场上、监狱里,他们的骨肉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作为战场幸存者,帮助烈士抚养遗孤是应有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也是我们的机遇和缘分。我只有把他抚养成人,才能对得起牺牲的先烈。”



收做女婿

马泽迎的事迹,同时也感动了来自河北的抗大女青年郭智勇,她不顾少女的羞涩,主动表示愿意和同窗学友马泽迎结为秦晋之好,共同分担抚养这位烈士遗孤的义务。马泽迎接受了这份真挚的爱情。

1936年初,马泽迎与郭智勇结婚了。此后,虽然他们有了自己的亲生子女,但夫妻俩对勇毅并无二心,甚至常常护着勇毅,批评亲生子女。

转眼到了1956年,勇毅已大学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勇毅也该结婚了。”这成了马泽迎夫妇的一桩心事。

很快,马泽迎夫妇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勇毅非常要好,在一起时,总是有说有笑,情投意合。夫妻俩遂想把亲生女儿许配给勇毅为妻。但郭智勇开始还是有些迟疑,怕别人说三道四。马泽迎解释说:“这怕什么,勇毅是红军烈士孤儿,组织上知道。别人不知道,我们可以解释嘛。更何况,为了勇毅的健康成长,我们对他隐瞒了这么多年,现在该到了挑明的时候。”马泽迎还向朱德汇报过此事,得到了朱德的大力支持。

于是,马泽迎夫妇向勇毅说出了多年的真相。听说自己是不知名的烈士遗孤,自己是“爸爸”收养的孤儿时,勇毅跪在地上泪如泉涌,他既为自己有这样的亲生父母而骄傲,也被马泽迎夫妇的义举所震撼。

接着,马泽迎夫妇告诉勇毅和女儿,想让他们成婚。情投意合的两人欣然答应。

婚礼于1956年10月18日在马泽迎家举行。朱德闻讯,亲自主持了婚礼,并向大家讲了勇毅的身世。

听了朱德的介绍,婚礼场上发出了阵阵赞叹和感叹。

当仪式进行到“三拜高堂”时,勇毅夫妇虔诚地向马泽迎夫妇鞠躬,并敬上了美酒。马泽迎这位出生入死、戎马倥偬的将军含着热泪,端起美酒徐徐站立,和郭智勇一起朝着西南方向缓缓地洒下了这杯酒并深深地鞠躬、再鞠躬、三鞠躬。他告诉九泉之下的战友:亲爱的同志,我马泽迎终于完成了你的嘱托,你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



赣州市防震减灾科普示范学校创建工作现场会在兴国召开

兴国将军|中将 邱会作

前人取款忘拔银行卡 兴国男子起贪心取走5000元

明天起,这些新规将影响你的生活

兴国将军|志愿军十虎将: 温玉成

感受一下00后的套路!结果因缺思庭


广告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