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董小姐,不如炒年糕

禅猫定制2018-05-15 13:47:26

文/禅

套着加厚的兜帽卫衫,我躺在午间阳光下的榻榻米上。光很强,能看见眼皮上的红膜。像北极熊爬到冰面上午睡一般,我让心安静下来,脸上的热力既霸道又温柔,感觉到每根汗毛都融融地舒着气。


这个冬日的午后,我很高兴。公众号里一位叫Zihuatanejo的朋友主动介绍他/她的朋友关注禅猫定制,忽拉拉来了好些人。队伍壮大了,吾心甚喜,想着哪怕多出一人从禅猫的疯言狂语中得到一丁点启发,那也是功德无量的事。


感谢Zihuatanejo,也希望公众号能有更多这样的先进人物典型不断涌现。


有先进,就有落后,昨天也有个落后人物事迹被我注意到——董明珠不再担任XX集团的董事长。


开始以为是假新闻,好象就在前两天,她还铁青着脸在公众场合做了些凶恶的表述,引发众人议论。没想到,随后有关部门便专门站出来证实了这一消息。



公众号的朋友都知道,“禅猫定制”不是个研究经济现象,探讨互联网规律的公众号,我们只负责读书、旅行,用禅修的态度主张全新的生活品质。所以,董明珠的职务如何变化,在业界会有什么影响之类,不在我的视觉、思维范围内。我今天想讲的,就是我对这个人的印象。


听上去,好象是有些事非之嫌,但慢慢看下去吧,我总不会无冤无故去对一个不相干的人评头论足。


像很多人一样,我是从13年她和雷军豪赌10个亿的事件开始知道有这么一个高调的企业家。当时我疑问,随便就掷出10个亿来搏眼球,经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同意了吗?所以,基本断定这就是两人及两家企业的宣传噱头罢了。


事实证明,好象结果也就是这样,虽然也有一些较真的媒体追问到底谁赢了赌局,但两人都未正式表态,连公众也早已明白这不过是场忽悠,当不得真。


有媒体人当时就抖了机灵,称这位董明珠女士为“董小姐”,强行跟当时红极一时的那首《董小姐》的歌扯上关系。在我看来,董女士的五官司及整体形象很悍,是一种粗砺的秀气,有着“安能辩我是雌雄”的霸气。她所引导的企业在四年间也是热点不断,跟雷军抵死一搏比着做手机,完败后又琢磨新能源车,不断抛数据不断放狠话,表明其在制造界一览众山小的一姐地位。



虽然,包括移动业务在内的各种莫名其妙地投入毫无悬念地全打了水漂,但董女士好象自此抢头条上了瘾,自己做电视上的企业形象代言人还不满足,这一年多,专在每天的《新闻联播 》后,用一口标准的咬舌普通话跟复读机一样喋喋不休,反复通告全国人民她又给工人发了几块钱。


于是,从中不难发现她想和脑白金那两个疯癫老头老太太一较高下的勇气和决心,也很轻易就看出她从“打赌事件”中尝到甜头,从一个企业领袖向T台明星强行转换角色的野心和蛮横。


然而,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榻了。才四年不到的时光,写《董小姐》这首歌的小宋吸毒才事发,没隔几天,现实版的“董小姐”也落了个凄惶惶、雨打风吹去的下场。


董明珠在公众场合多数时候总是呡着嘴微笑,只有最近一次股东大会上,她一脸戾色,“嘴角向下的时候”远不像董小姐那么美,也不像“安和桥下清澈的水”,完全是一脸气极败坏的衰败。就算现在,有媒体人还愿递给她一支兰州,但家里的草原换了主人,她的前半生加后半生,都变得绝望。


请原谅我的调侃,因为从起初我就认为,万事总有因果。有人讲,这是董的命不好,今年主凶,事业注定多坎难。让我说,都是迷信都是胡说八道!


依着佛法:我们今天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之前种的因结的果;现在所做的一切,决定着未来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命运”。这是科学发展观,这是辩证因果论。所以,与其相信什么命数,不如做好眼前的每件事。


从众人面前作秀豪赌,到有勇无智地做手机,再到股东大会上睥睨众人言语恫吓,董小姐已从原来那个锐意改革的优秀企业家,成长为拙劣的三流明星脸,毫不利人专心利己的“高调”,有着这样一个惨淡结局正应证着因果不爽的规律。

(其实,我跟大家一样,对这款号称三年不用换的格力手机很好奇,所以搜索来它的样子,分享给大家)



虽然我今天用了不少篇幅讲“高调”的董小姐,但她只是今天禅猫定制的暖场艺人。接下来自带主角光环上场的,是一位很低调的角色——炒年糕



一报菜名,好些女子们定会抢着举手发言:吃过的吃过的!韩国馆子里都有,味道是极好的!


嗯,高丽皇家菜系里,的确是有这么同名同姓的一位,和石锅拌饭、冷面、大酱汤等撑起了韩系美食辽阔达一平方米的天空。但,我介绍的这位,全无半点高调,它出身草根,混迹于巷陌,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味道,它是爱吃街头美食的我心中永远不舍的一份情怀。(此处应有音乐)


作为一个曾经的辣米粉的拥趸,我数十年如一日在吃米粉与寻米粉的路上勤修不缀。话说十年前,就是06年,有一天,午饭时间,像松重丰大叔一样我突然就饿到远景三连击,当时恰好人在东风路口。那时的东风路口,还没有象现在这样高桥林立,车马喧嚣。就算是在十字路口,这家名为“贵州米粉”的小店门前也并不热闹。


不知为什么就推门进去,七张桌子,上面铺着硬汉性格的塑料布,地上也不算干净,桌上没有菜谱,只有墙上一张大纸上黑粗地写着几行字,无外乎是把米粉加了不同定语的排列流行。


厨房重地的脏门帘一挑,一妇人站出来,身材甚伟,肩宽膀大,眉目粗犷,头发随便扎着,沉声喝问:“吃什么!”


见惯江湖大场面的我眉头一跳,也不含糊,挑着眉斜着眼望向墙上菜单。急切间,在最下方一排,看到写着“爆炒年糕”,并列的还有“酱爆宽粉”。哦唷,不错嘛,居然遇到了如此面目新鲜、骨骼清奇的新人,二秒的寻思后,遂翻了炒年糕的牌子。


料不到,那勇猛妇人,居然就是主厨。我坐在外面,也能感受到里面的热烈气氛:液化气炉风抽得呼呼喊叫,热油泼哧哧的动刑声响,被锅铲拾缀的铁锅的尖利求援声,混杂着响作一团。


不一时,一盘饭就上了桌,老板娘并不急着回到重要的工作岗位,沉着脸,虎头虎脑地站在一旁拿着瞟我。气场处于弱势的我,色厉内荏的望向盘内。年糕我见的多了,都是厚敦敦地憨相。眼前这扎实的一满盘里的年糕君,却全是秀气如周冬雨的模样,薄薄的片儿,半遮半掩、勾手搭肩均躲进浓重的酱里。芹菜粗壮,根根见骨见肉,笨手笨脚地攀在最高处,威风八面。一眼望不到肉,估计含羞带忿藏在满盘深深浓浓的酱红色中吧。



挑一片,放进嘴里,哇,是酸甜的烫辣!酱汤多半是用的番茄酱,又配了些不知何物的细碎料,把年糕的通身裹得严实,入口全是糯烫,又挑逗着牙,QQ地弹,心里顿时痒成一片。



这是我第一次遭遇炒年糕,就被收服成粉丝。然而,只几个月,这位孙二娘般的厨娘不知为何弃了店,接手的仍操持米粉,却没了这道年糕。


此后,只要一进米粉馆,我自然是左右上下扫睃着寻它。然而,并不是每家都有,实在熬不住,也会去上面说的韩店里解馋,虽然说高丽大圆勺颇会挑逗,价格也贵的很矜持,只不过,总是像隔着YSL口红的索吻,委屈的无处发力。



直到今年,家门口的街上新迁来了一家野蘑菇米粉店,店主是一对回民夫妇,男人埋头在后堂,很少能看清面目。老板娘小巧的圆脸,圆眼睛,细细的眉,好看的唇上有颗增光添彩的痣。


她不笑不说话,与之前那位老板娘全然不是一个路数。店里陈设不奢,但处处整洁又精巧,菜单上的“炒年糕”三个字不知为何涂了黑体,十分醒目,我见之大喜,终于得偿所愿。


她家的炒年糕因为少了“爆”字,所以全然没有勇武之气,浅浅的一盘,年糕片稍厚,条形却切得细,满盘就十来块,个个疏目淡眼,不通往来。配菜也是芹菜,斩得碎,酱汤颜色浅,只有鸡肉是突兀的黄白,非要不知趣地抢作主角。


然而,低调归低调,味道却是独特的,酱味有日式酱油的厚香,年糕其实选得很好,耐得住嚼,又粘牙,是小家碧玉的风范——并不特意招惹,可是只要从了你,便极尽能事秀气质展身段,虽没有琴棋书画那般的大招儿,但风情撩人又不低就,着实迷人。




写到这里,我做个总结吧。我今天并非是夸耀低调,而是想倡导大家接地气地活着。属于你的角色,尽力配合别人演好就是优秀,成就别人即成全自己。别一心只想做戏霸,争强好胜,错走了董小姐的路。




早餐我爱吃油条

不愿过河的女孩


禅 猫 定 制  

   微 信 号 :CMPD2015


写文章不只是为了小鱼干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