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关于工作、关于最近的生活

人间椅子2017-10-28 12:36:34
人间椅子



1


周六,公司拍摄秋冬时尚大片。

我和几名负责这个项目的同事一起来到拍摄现场,整理物料、跟进行程、翻译、写稿。

第一次亲眼目睹时尚大片的创作过程,颇有点村姑进城的feel。

在以前的公司,每个季度的街拍和大片作为最终的素材呈现在我眼前时,只有美或丑两种审美态度,并不会有其他什么特殊的感觉。

而在现场的时候,看着模特们从化妆,服装搭配到拗造型,工作室的摄影师们一整天打灯光和拍摄,研究整体视觉效果,投入到有时甚至忘记吃饭这回事。

作为小白的我,单是看到放置在旁的电脑里尚未修过的几张照片,心里都会“哇”的惊艳开来。

当天下午在拍摄现场直接写稿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参与的不同:键盘敲打得那么顺畅。

你可以感觉到,经历与体验,不仅对于生活而言十分重要,在工作中同样有相同地位。

很多时候,你以为你做着一种事情就足够了。但当你在实践中扩展开来时,每一条看似平行的道路,其实只是表象。

在黑暗中的你,是无法看到的。

你只能打赌,打赌你的眼睛看到的画面不是真的,尝试着离开既有的轨道,迈出那一步偏离正轨的步伐。

直到灯光打下来,你才会看到生活看似玩笑般的惊喜在等着你:一道道隐蔽性极高的微弱线条,交叉铺盖在平行道路上,相互贯通着。



2


2016年8月份来,我一直在断断续续地看《马男波杰克》这部成人动画片。兼并鸡汤与反鸡汤的Bojack带着他的语录频繁出现在我的朋友圈中。


这匹有全宇宙人类所有恶习并极度自我厌恶的丧马,在编剧的笔下呈现出我们每一个人也许曾经有过的影子。

所以,当这部神剧在各个公众号和朋友圈霸屏的时候,我是表示理解的。

毕竟,谁不想找到共鸣呢?

到了第三季的时候,编剧越来越剑走偏锋,那支写字的笔像一枚淬炼得异常锋利的匕首,时不时在我的心脏扎上两口子。

在Sarah Lynn死的这一幕,我达到了观剧后最抑郁的时刻。


即便编剧已经有过暗示,但真正发生的那一刻,我依旧淡定不了。像是《行尸走肉》里农庄老爷爷死掉的那一瞬间,完全缓不过神了。

想不通啊。想不通啊。为什么非得这样?

不要这样好吗?好吗?

那一瞬间,你心里会闪过很多故事,很多你经历过或未经历过的情绪。Sarah死的时候,我想起了她说,每一个人都想从我这拿点什么。

这个社会不是一样吗?

当你对他人有用时,四方热闹纷呈;

当你对他人无用时,周围人走茶凉。

但你很难定义这种标准的是非对错,因为你也活在这其中,受制于它。最多也是在某个突发的时刻,心会微凉。但怪得了谁?有谁错了?

Sarah受够了,于是陨落了。世界照样运转,只有你会在电脑前抑郁整夜,觉得缺少了什么。



3


拍摄大片时,南极人品牌也在同一个场地进行他们的拍摄。

从早上8点到晚上7点。

主摄影师工作到腰疼,结束工作后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还给他使劲按摩了一下后背。然后他伸了个大懒腰,一脸轻松地望着狼吞虎咽地吃盒饭的我。

”小妞,你挺能吃辣的啊。“我吃的是水煮肉片,整个碗红透底。

看着他满脸的轻松,心里的惬意藏也藏不住,我略有点羡慕,毕竟我吃完饭又得马不停蹄地工作了。

另外几个摄影师闲聊时也有一段很深刻的对话。

“我最近喜欢上一个女孩,但只是处于暗恋阶段。”

”你喜欢她,就要和她表白啊。

  她不接受,你就强上。

  她报警了,你就去坐牢。

  连坐牢都不敢坐,你还敢说你喜欢她。”

坐在旁边的我听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见我被他们的言论震惊到,他们赶紧拿了盒寿司给我吃着镇定一下。

工作结束后的氛围,轻松到让人想飞起来。

于是我发现了一个对比,忙碌而充实的工作后,那些闲暇和无聊的时刻,才显得尤为珍贵。

在这个充满需要与被需要的社会中,认知到自己可以感受这个世界的点滴重量,而不至于悬在半空无所适从。

这种认知,是非常重要的。

你需要切换出不同的角度去观察这个世界里有多少种活法,谁需要你,你又需要谁,你消费了什么,你又创造了什么。

《马男波杰克》里,新鲜的果汁与健康作息救不了Sarah,毒品、爱情和友谊也救不了Sarah。

现实世界里,水煮肉片救得了你,两瓶百利甜救得了你,一部happy ending的狗血耽美救得了你。

而拼尽全力的工作,拼尽全力的被人需要,拼尽全力的感受世界,拼尽全力的享受闲暇。

在当下,也就够了。





文/金田二    编辑/金田二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