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流光

行摄美文聚贤庄2018-02-12 18:12:26

      

      "流光,今日大暑,把这个香囊戴上,可以降暑防虫……"


       "流光,船票已经买好了,你从武汉坐船去香港,在那里等我……"


       "流光,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夏流光的脑中一个片段又一个片段的来回播放,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那个男人的样子,黑暗中却只能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里面盛满悲哀。


     她扯着嗓子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找我?"

  这一喊让她彻底从梦中惊醒,摸摸脑门上的汗,急忙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熙熙,熙熙,我又梦到那个男人了!"


      "哪个男人啊?"


      "就是我跟你讲的那个,从18岁之后就开始梦到的那个!"


      "流光!你又犯傻了!你是不是鬼夫文看多了?整天讲鬼故事,安啦,我要睡觉啦!"


     "没有,真的,以往那个男人只是看着我,今天他讲话了,他一直叫我的名字,好悲伤的"


      "流光,你饶了我吧,我明天早班!这样吧,你抽时间去法华寺烧柱香吧,避避邪,去去鬼气!"


        "熙熙……"夏流光话未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第二日……


       流光向公司请假,来到庄严肃穆的法华寺内,举目四望迷迷茫茫一片,心未曾安定,反而更乱了一些。


       将将走入门,就有一行者上前施礼:"姑娘,请跟我来"

       

  流光点头微笑,跟着那位修者来到一片竹林中的小院,只见那位修者在门外整整衣襟,朗声道:"不悟师傅,人已经到了!"


      "请她进来吧……"室内传出一声叹息!


      流光有些纳闷,自己不过是来烧柱香,避避邪,怎么被带到这里来了,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


      "进来吧,孩子!"里面传出老者慈祥的声音。


      她急忙答道:"是!"


       ………


     从小院出来,流光握着不悟大师给的香囊,不知所以然,大师讲的话好奇怪呀!什么前世今生六道轮回的,完全听不懂嘛!


     不过这香囊蛮好看滴,挂脖子上!


      等等,不对啊,昨晚那个男的好像就给我这样的一只香囊啊!


      "流光,是你吗?我找到你了!"耳边传来甘洌如泉水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喜悦!


       夏流光左右看去,没人啊!


      大白天的碰鬼了,不能啊,这里是寺庙,不可能有鬼啊!


       "流光,你别怕,我找了你好久,终于找到你了!"依旧喜气洋洋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好熟悉,就是昨晚那男人的声音!只不过今天的语气不再悲伤,而是兴奋!


      "你,你是谁?"


      "流光,我是你丈夫!"

     

   流光心里阵阵发毛,丈夫?


      鬼夫吧!

    

      嗯!绝对的鬼夫!


      不知道现在

    

      跑?


            来不来得及?


      还未想好就撒开脚丫子往外跑去……


      "流光,你又不听话了!好吧,你一直都不听话的!别跑,摔了我会心疼的!"


      "我才不要给鬼当老婆!"夏流光扯着嗓子喊!

      

      "迟了,流光,从你踏进法华寺的那一刻,你就逃不掉了!"

   

       那男子轻快的声音响起……

         轮回塔,轮回转世90年!


         公元192X年大暑,今天出奇的热!

       

         夏总参院内……


         "老爷,我带孩子们去山里住两天吧,天太热,大家躲在房子里,都不敢出门!"


        "也好,你去吧,把流光也带上!"夏总参从文件中抬起头向二夫人吩咐道。


         夏家二夫人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垮了下来,转转眼珠:"流光也不知肯不肯去?"


       "告诉她,就说我让她去的!"


  太乙山里,流光握着奶娘给她的香囊,陷入沉思,据说这是她母亲活着的时候给她做的,大红色带着流苏很漂亮!


       对于母亲,流光毫无印象,因为在她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


      母亲死后没过多久,二夫人就进了家门,一个月后生了个儿子!


         "大小姐,二夫人她们已经去别院了,我们也一起吧!"


       "福伯,你先去吧!我在这儿坐一会就回去!"


       "也好,小姐当心点,我让刘副官陪你!"


        "嗯!好!"

 

 " 娘,你在哪里?流光好想你!"

  "小姐,夫人当年做了两只香囊,另一只在盛家!"奶娘在一旁说道。


      "为什么在盛家?"


      "当年你娘和盛家夫人一起怀孕,指腹为婚!可惜你娘早逝,这些年无人提及这件婚事!不过那盛家少爷听说桀骜不驯,打起仗来更是不要命,现在已经被封为少帅了!不嫁他也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没命了!"


       "奶娘,你担心过度啦!这水好清凉,我下去走走,你把桃子拿过来,在水里泡一泡应该很好吃的!"

     

   "小姐,你当心点,我去拿水果!"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愿逆流而上……


       流光一边玩,一边背起了诗经里的句子。这一刻只想好好的享受大自然的美景……

  " 救我,救救我……"


        忽然岩石背后传来了微弱的呼救声!


  流光顺着声音寻去,在一个暗礁下发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你怎么受伤了?我找人来帮你!"


       "不许喊人!你过来!"


       流光看着那男人,受伤了居然还这么拽!


      但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流光还是慢慢的向他走去……


       此时岸边传来一阵阵紧急脚步声,伴随着一阵阵叽里呱啦的声音!


        日本人?


       流光还未反应,就被那男人扯进了怀里,脖子上抵了一把刀子:"不许喊,小心我杀了你!"


       流光垂了垂眸子,摇摇头,闭上眼睛淡定的坐在那男人的怀里一声不响!


       等脚步声渐渐走远,她低头看去,那男人已经昏死过去!


    被日本人打伤的应该是好人!


      尽管他态度恶劣,但流光还是拼了命的把那个男人从水里拖出去,拉进瀑布后面的草丛里,用手摸摸额头,烫的吓人。


       那人胸前黏糊糊的一片,鲜血淋淋的很可怕!流光稳稳心神,从容的解开扣子,发现左胸离心脏大概2厘米处有一个黑黑的洞,这应该是受了枪伤,而伤口的周围皮肤由于浸水,已经腐烂。


      必须得送医院急救!


      她偷偷的跑出去喊来副官,副官一见此人,吓了一跳:"小姐,这个人好像是盛帅!"

    

      "盛帅?"


      "嗯,好像是,我只远远的见过一次!"


     "不管是谁,既然遇到了,就送去医院吧!你小心点,再找几个人一块去吧,这里刚才有日本人经过!


       "是,小姐!"

     


      望着远去的车子,流光摇摇头,在这战乱的年代,每天都有人死去,为了所谓的一统大业,为了所谓的救黎民于水火之中……


      这等国家大事不是她要考虑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咦,我的香囊怎么不见了?"流光左右寻找,也没有找到,心里空落落的,都怪刚才那个人,一定是救他的时候落哪了?


      天色晚了,明天再来找吧!这是母亲留给她的东西,一定要找到!

        

       流光继续踩着水里的石头向别院走去,心里想着那个男人若是盛帅,会不会就是和我定亲的那个?


         医院里,此刻乱成一锅粥,医生们跑来跑去……

  清晨的阳光洒在树林里,斑驳陆离的影子照在叶子上,竟出奇的好看!

    

       流光早早的来到昨天的地方,想要找找那只香囊,把仅存的母爱收藏起来!


      "啊!放我下来!"她正专心的草丛里找东西,突然被人扛在了肩上,她急忙大叫起来……


       "女人,别怕!跟我回家!"低哑而华丽的声音从耳际传入。

 

      夏流光努力的抬起头,可是由于重力关系怎么也抬不起来,她只能看见那男人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依稀是昨日那个受伤男人的眉眼。


      既然是他,夏流光放心了,不管怎样,昨日救了他,总不会恩将仇报吧!


     "女人,怎么不喊了?不怕?"


     "不怕!"


     "果真是我看上的女人!有胆色!"说完那男人扛着她继续向前跑去!


     "我头晕!"


     "马上到了,车子在那边!我怕放了你,你这小东西会跑掉!"


………

      那男人步子迈得非常大,没一会就到了车前,将流光放在副驾驶上,他过去开车,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轰鸣着离开山谷!


      "你昨天不是受伤了吗?这么快就好了?"流光看着他今天生龙活虎的样子,真的无法想象,昨天他还奄奄一息!


      "我这人天生奇怪,身体的恢复能力特别强,往往昨天受伤,今天就好了!"


    "还有这种事情?没听说过!"


    "你个小丫头又能知道什么!"

     

    夏流光自己选择闭嘴,在一个自大狂面前,什么语言都是无力的!

  车子一会儿就抵达了位于城外的一栋别墅里,流光怀顾四周,除了一个女佣外,没有一个人!


     "流光?夏流光?好名字!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盛安的流光了,盛·夏流光,我的流光……属于我一个人的流光,多好啊!"


      那男人从进门之后就一直看着流光自言自语的不亦乐乎!


     "你好,请问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我的家人还在山里,他们要是找我怎么办?"


    "你确定会有人找你,你的二娘早盼着你消失呢!"那男人递了一杯果汁过来。


      流光的眼神暗了暗,这男人知道她的身份,她伸出手接住果汁,长长密密的睫毛如扇子一般有节奏的忽闪忽闪……


     "你在想诡计?"盛安瞥一眼流光,笑着问道。


      "没啊……"


      "哈哈,有意思,我捡到宝了!你知道吗?流光,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五年前的我!"


      流光抬抬眼睛,无畏的盯上他的眼……


      结果盛安一把抓住她的手:"流光,我决定要把你变成第二个我!在这个乱世里,只有自身强硬才能活下去,从你救我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你,我不想让你成为我的软肋!成为别人要挟我的条件!流光,相信我,南北终究会统一,我们这个民族终究会融合,会强大!只是时间问题,只是谁来统一的问题?"


     夏流光瞪着眼睛看着他,这男人雪白的衬衫上左胸那里依稀还能看见几丝血迹,散发着战火的味道!但他刚才讲的那一番话,深深的震撼了她。是啊,自己何尝不想变得强大,变得无畏,在这乱世里能够保住自己和奶娘的性命!


     "你会同意的,对吗?流光!"那男人笃定的问道

    

    "好,我答应你!只不过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在帮我!"


     "怎么,嫌弃我?放心,在你没变强之前,我不会让别人发现你!你将是我的伙伴!我的伴侣!我唯一的流光……"


     蛛网如斯,网住了盛安,也网住了流光!

  一年后……


       "流光,今日大暑,你把这个香囊带上……"盛安从屋内的盒子里拿出一个香囊!


     "这香囊不就是我娘做的那个吗?怎么会在你手里!"


       "去年你救我的时候,我拿走的,当时我就存了心思,这么勇敢的小姑娘一定要抓住!"说罢盛安一把扯住流光说道。


     紧接着他又从盒子里拿出一支香囊,和这个一模一样,只是稍微大点!


     "流光,你看……"


    "这是我娘做的另一只香囊?"


    "原来你都知道啊!害得我整天藏着这个秘密!一个人空高兴!流光,嫁给我吧!"


     "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流光,你又不乖了!因为你是我养的一只猫啊!你矜持而高贵,又经常炸毛,连我都不敢惹你!难道这一年来,你对我没感觉?"


    "我还有我的事情没做完?"流光垂垂眸子,呐呐道。


    盛安抬眼看了一眼流光,拿出一个信封:"我知道你一直在查这件事情,这里面是我收集的资料!不管怎样,我都在你身后!"


     夏流光诧异的看着盛安,撕开信封,仔细看了起来……


    "流光,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我一个人可以!"


   "好!我相信你,我的猫儿出手,那锋利的爪子一定可以撕破对方!"


     五天后…


     整个夏府乱成一片,夏参谋得了失心疯,二夫人和她的三个孩子不知所踪…

  "娘,我为你报仇了,你可以安息了!"


      "流光,走吧!回家!"盛安搂住她的肩膀回到了别墅!


     十天后……


   "流光,这是船票,我让副官先送你去武汉,你在那里等我,如果一天后没等到我,你就坐船去香港!在那里继续等我!"


     "盛安,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我这两天要处理一件事情,做完之后我们就可以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了!相信我,等着我!"


      "可,盛安,你终得告诉我你去做什么?有没有危险啊?"


     "我身体结构不同,你不是知道吗?不会有事的!放心!"


    车子急驶在去往武汉的路上,流光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盛安躺在山里,浑身是血,一动不动!任她怎么喊怎么打也没有回应!

      流光从梦中惊醒……


     "刘副官,把车子往回开!"


     "夏小姐,少帅说了,今夜必须得把你送到武汉!"

    

      流光二话不说,朝副官脑后劈去,刘副官垂下了脑袋!

  流光仔细回忆刚才的梦,那地方好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太乙山的那个山谷……


       想罢,她把刘副官放到后座上,调转车头往回开去!


       这一年的蜕变,她已经不是夏府里那个唯唯诺诺的大小姐,她学会了开枪,学会了驾车,学会了阴谋诡计……

     

      她是他的猫儿,他的学生,他一手培养出的伙伴,将来他们还会成为人人羡慕的伴侣!这一次她不会再退缩,她不会再蛰伏,她要出手了!


      车子在山路里飞奔,往前再也开不进去了!


     流光扔下车子,朝山谷里奔去,还未进去就听到了一阵阵的枪声和爆炸声……


      整个山谷晃了起来……


      流光猫着腰快速的向前奔袭,她知道,她的少帅,她的盛安就在里面!


       所有的疑团都已经解开了,这里就是盛安一直调查的日本人的地下兵工厂,去年在这里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被日本人追杀!


……


         远远的,一个挺拔的身姿从火里蹒跚着跑了出来,又轰然倒地……


       流光的眼睛一下子被泪水模糊,她拼了命的跑过去,往日的沉稳和冷静这一刻统统化为灰烬,她只知道要让盛安活着,他是个有用的人,他有他的理想,有他的抱负,他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有着深深的感情……


        三米、两米、一米……


       "#$&$%……"一群群日本人叽里呱啦的跑了出来!

  

       "抓活的,他偷走了最先进的火箭筒设计图……"


      流光扒在地上,慢慢的向前移动,那个男人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俊朗,是啊,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的打量过他,他原来那么帅啊……


        "盛安,你挺住,我来了……"


        "大佐,他在那里,旁边好像还有个女人!"


        "抓活的,两个都抓住!"


       夏流光终于爬到他身边,哆嗦着手检查了一番盛安的伤口,心中暗暗发抖!这一次他一定不会今天受伤,明天就好了……


       但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出去……


      她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盛安,我愿意做你的猫儿,我愿意成为你一个人的流光,你醒醒吧,盛安,我爱你!"


     "流光,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我在这里,你要赶快起来啊,我不去香港,我要和你一起等到南北统一!盛安,听话,起来往外跑,跑出去解救我们,好吗?"


       夏流光给盛安喂了一颗药丸,拿起枪朝外打去……


    盛安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他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比男人还要帅的朝那些日本人开枪!


     他的流光永远都是最棒的!


     盛安的眼睛模糊了……从未流过泪的他生平第一次流下了泪…


     "流光!你回来!你别傻了……"


    枪声此起彼伏,盛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战争,当他被副官们救醒的时候,就找不到流光了……

  据当时在场的人回忆,流光冲进去之后就再也没出来,也没人找到她的尸体,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被日本人带走了!


     只有盛安知道,他的流光还活着,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北伐以后,南北统一之后,他完成了流光的遗愿,他在法华寺里找不悟大师将自己的精魂寄身于那个香囊上,等流光18岁之后就可以感应到她,找到她了……


      流光,你知道我在找你吗?

   前生的往事一幕幕清晰的映入的脑海,夏流光早已泪流满面,她知道,这是真的,曾有个男人既是她的人生导师,又是她最亲密的爱人!


     "流光,别哭了,哭我会心疼的!"


     "盛安,我好想看看你的样子!"


        …………


    流光,2018年1月1日,我会来找你!

         


          本故事纯属虚构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