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时可(1891-1985)与《泰兴方言考》

陈仲明书法和随笔2018-05-15 13:56:13


注: 转帖这一文章,里面有不少字,有些是空白,可能打字者没找到字来替补,所以空白。有些标注的字,朱先生标注的未必准确,在词典里是可以找到正确的字的。现在黄桥吕耕樵编著的《泰兴方言词典》,可以找到这些字。

将此文转帖,备大家阅读参考。

    

朱时可,字善培,江苏泰兴人,清光绪十七年(1891)出生于泰兴城内鼓楼北路。


    朱时可从小天资聪慧,早年是享誉泰兴的“神童”。他六岁启蒙,有过目不忘之能,可日诵诗书倍于同窗砚友。他也是泰兴最早过江念洋学堂的,因此得风气之先,回到家乡致力宣导“男女平等”,首先倡议妇女“天足”,促使女性不要再缠裹“小脚”,并且在自宅创办“尚贤女校”,“作育英才为淮扬女学之伊始”。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大妹朱惺木出任泰兴城中女校校长。


    民国元年,朱时可为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堂(原南洋公学,现上海交通大学)第一届毕业生。多年后,朱时可仍然怀念在交大的学生生涯,我们从“国立交通大学上海同学会交大友声社”发行的《交大友声》杂志上,可以看到他发表的《徐汇旧事》等怀旧文章。朱时可毕业后,先后出任交通部鄂、闽、粤各省电信局长兼总工程师,为交通界之元老、精英。北伐时,朱时可任职军事委员会,负责建立全国的军事电讯电台,以及培养军事电讯人员等。抗日战争时期,主持军事委员会所属自桂林至重庆的军运任务。抗战胜利后任立法院交通委员会主任秘书,创订有关交通法规,建树良多。


    朱时可曾主持南京“泰兴同乡会”和重庆“泰兴同乡会”之会务,他经常告诫同乡会的同仁,“团结就是力量,别人常批评我们泰兴人不够团结,泰兴同乡很多,由于大家孤高的脾气,平时很少联系。现在泰兴同乡会有心要促进会务,增强乡友联谊是很好的,希望大家真正能捐弃私见,乐于服务,深信一定能做很多事。”因此,好多人都知道,有事“上京找朱时可”。据其夫人陆女士介绍:经常家中同乡川流不息,而逢年过节旅外同乡都以朱寓为家。同乡急难均由先生施予援手解困抒难,施衣贷款,善举义行,不胜枚举。“人不亲土亲,同乡有困难找同乡会帮忙是义不容辞的。”是朱时可经常挂在口头的话。泰兴同乡对他的评价很高,于润生曾说,“公之磊落胸襟与夫恬淡素志,尤深钦迟。”


    朱时可一生清正廉洁,有一天,陆夫人生病,朱时可向另一位泰兴乡亲借汽车送诊,朱时可时任交通部次长,这位同乡说:“朱次长,你自己有座车为什么不送太太去看病?”朱时可回答说:“太太生病是私事,不可用公家的车。”从这一点,也可以想见其操守风骨。


    朱时可是一个热爱家乡的人,著有《泰兴方言考》一书。他在该书序中说,“余自幼负笈江南,对于故乡方言俗语,特感兴趣,每有所闻,辄喜录其音义於笔记簿中,暇则参考《说文》、《尔雅》、《释名》与有关方言书籍及字典辞书等,加以比照研究,曾草就泰兴方言纪数百条,积稿盈尺,不幸于对日抗战,随政府西迁时散失。四十余年来,犹留深刻印象。爰就记忆所及,撰成泰兴方言考十篇,总计五百八七则。”并着重交待了出书目的,“余之所以撰述此书者,意在记录一千年来流行于故乡之语言,备供旅台同乡暇时谈助之资料,亦可作为有志研究方言者之参考也。”

 
    朱时可著《泰兴方言考》一事,得到泰兴同乡的重视与支持。
    

    于润生说:“翳考方言释义,为囿于一方不能通行各地之地方土俗语也。汉人杨雄曾撰有《方言》一书,一名一物,悉详其言语之异同,训诂家多资以考证古义。其后各省分地方言专著不下数十种,清杭世骏复撰《续方言》二卷,采诸经注疏释文及说文释名之属,以补杨雄方言之遗。对于古言之研究,贡献益多。兹《泰兴方言考》所纪方言,凡五百余则,每则注音释义,无不引据典实,备具根底。曩昔吾乡俗语仅能世世以口语相传者,今后得知每一俗语义之所出,与夫字之正源矣。嘉惠乡人,岂浅鲜哉。”
  

    常同甲说:“中国幅员广大,各地文字之读音,捨正音外,复有变音及转音,于是有不同之语系及各地不同之方言。方言固多俚俗之语,但亦不乏雅驯之言。今人重视方言研究者盖寡,遂使方言失其真,宁不可惜。”


    在书中,朱时可首先交代了泰兴方言的概况,他认为:本县自南唐至清末一千年间,未遭大乱,人民安居乐业、务农为主,因为交通不便,罕与外间往来,俗有“老不离乡是贵人”之谚,是以民情淳厚,犹有古风。泰兴方言的长期存在与发展是和泰兴的社会环境密不可分的。清同治元年解元、泰州人颜驯在《舟行之黄桥,经泰兴城东老龙河,水道纡曲可爱,其上诸村颇有幽绝者》诗中说,“村僻衣冠古,年丰屋舍齐”。泰兴传统的家族都是聚族而居、累世同居,即使在外做官的族人,最后一般都会告老还乡,叶落归根。在封建社会,这一点被认为是盛事,受到社会的赞誉和政府的旌表。泰兴人家乡观点重,在泰兴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泰兴建城时,家乡父老为使泰兴旅外游子不断思乡之情,特于东、西、南、北四主要街道的路中心,分别构筑广陵王庙、司徒庙、关帝庙、岳王庙,四庙门皆向县城中心鼓楼。鉴于此,故而泰兴古语古音,赖以保存不少。
 

    方言最富有地方性,一个人学会说自己的方言,终生难忘,一生就用这个话与人交际。朱时可的外甥张光祖先生十几岁就离开泰兴,现定居美国。他回泰探亲时,招待所的服务员和他说普通话,他却笑着说,“我是泰兴人,和我说话说泰兴话。”


    泰兴方言的特色是将不是平声的字,都读成平声,如以“稻”为“滔”,以“豆”为“偷”,以“地”为“梯”,以“射”为“沙”,以“丈”为“昌”,以“贺”为“呵”之类,故泰兴人常被邻县人士称作“平声蛮子”,鲁迅先生称此类发音为“音平蛮子”,并斥之为中国最难听的话。
  

    对某一方言而言,其研究的多数成员是说这种方言的人,成果则也是由这些人出的。何人不爱家人?既然熟悉、热爱自己的母方言,也就必然带着稀有的热忱去搜集、研讨,以著于竹帛,这是人之常情,世之常理。


    追根溯源,不妨借用一句俗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泰兴处于广袤的官话方言区的最南缘,不少语音特点既像吴语,又像官话,有些则完全有别于官话,如下雨,泰兴方言为“落雨”,有别于稍西、稍北的南京、扬州、盐城的“下雨”;又如官话的“给我一本书”,泰兴方言则是“把本书我”,和吴语一致。因此,泰兴方言的过渡色彩很浓,是方言中最复杂的一支。“生于斯,长于斯”的学人受这样的水土的滋润,必然形成对语言学的特别感情。

    朱时可有族人名朱铭盘,其外曾祖父何萱,字石闾,黄桥人,是研究泰兴方言的先驱,著有《韵史》八十卷。《韵史》是一部训诂学著作,编排体例以语音为纲,其音学体系以及对音韵的理解基于泰兴方言。

    编著方言考,必须大量搜集方言词语。而搜集方言词语看起来不难,其实并不容易。要想达到一定的深度,必须深入到生活中,广泛接触社会,有丰富的生活阅历,同时还要了解这个方言的人文背景,多方求索,方言词汇搜集起来方能得心应手,日积月累,才能奏效。

    姜埝人鲁国尧先生认为,语言学的学问可分为三,一曰今学,一曰古学,一曰西学,三者兼精,可称大师或大家。多数学人,只研其一,能沟通其它者甚少。知古者不谙今,专今者鲜通古;工外者拙于中,通中者疏于西。好多人急功近利,“读古书太少”,故难成大气。朱时可先生学贯中西,精通古文,称大家亦不为过。

    这本方言考分十篇,分“称谓第一,形体第二,名物第三,器具第四,天地第五,言动第六,性状第七,副语第八,声态第九,杂事第十”。朱时可还为这种分类方法特地作了一说明,“蓋方言中所用文字,实词最多,虚词较少,所以如此分类者,求其通俗易检耳。其中第一类至第五类相当于文法中之名词及指称词,第六类为助词,第七类为形容词,第八类为限制词,包括关系词,句首及句中之语气词,第九类为句末语气词,独立语气词及状声词,第十类为成语或短句,此其大概也。”

这本方言考档次很高,“凡本县日用习见之语,在辞典上一检即得者及四邻各自杜撰之土语,无何依据者,概不采录。”
    试按朱时可的分类各抄录几例如下:
    称谓
    佊    ,俗称顽皮倔强儿童,(泰兴方言)音如皮腊窟;
    妨家侲,俗骂遇事作梗者,音如方椏障;
    绝挾斯,俗谓刻薄无后者,音如倔瞎世;
    懈怠黄子,俗谓行动缓慢之人;
    形体
    垠  ,泰兴人称身上或衣服上之垢泥曰垠,音如掯;
    肩髆,俗称肩胛曰肩髆,音如肩博;
    孤踝,俗称胫下骨隆起者为孤踝,音如孤拐;
    仰老巴,俗称前身朝天,后身贴地跌倒之姿势为仰老巴;
    名物
    涿  ,俗称凝液一滴为涿,音如督;
    米籺,俗谓米粉为米籺,音如雪;
    米糝,俗谓饭粒为米糝,音如算;
      子,俗谓以油加葱花和面粉为馅,名为  子,音如瓤;
    器具
    煝纸,俗称吸水烟所用之纸条为煝纸,音如忙子;
    善富,泰兴老年人尚称竹架豆油灯为善富,也有人称燃釜;
    閜盌,俗称盛汤之大盌为閜盌,音如海碗;
    挸布,俗称净巾为挸布,音如绞布;
    天地 
    射星,俗谓流星为射星,音如沙星;
    泂凉,俗称甚凉曰泂凉,音如印凉;
    务躁,俗谓天气闷热,使人烦燥曰务躁,音如雾照;
    樴子,俗谓两家分界所树立之标识为樴子,音如志子;
    言动
    訹  ,俗谓引诱为訹,音如卹;
    餀  ,俗谓饱食后呼出败气曰餀,音如愷;
    氐惆,泰兴谓小儿烦懑,吵闹不休为氐惆,音如机昭;
    到  ,俗称拾到他人遗失之物为  到,音如年到;
    住  ,俗谓以不正当手段要挾人允许为  住,音如楚住;
    性状
    佊  ,俗谓顽皮为佊,音如皮;
    皴  ,俗谓皮肤触寒皵起为皴,音如村;
    嚛  ,俗称食油或火腿久留变味曰嚛,音如浩;
    洉实,俗谓殷实富足曰洉实,音如后实;
    触  ,俗谓孟浪突前曰  触,音如目逐;
    嬾  ,俗形容醜陋,不事修饰者为嬾  ,音如赖呆;
    磊  ,俗谓事繁重不易处理曰磊  ,音如楼堆;
    鑠亮,俗谓甚明为鑠亮,音如索亮;
    副语
    偾骄,俗谓难道或难不成为偾骄,音如盆骄;
    索性,俗谓直截了当为索性;
    海蓋,俗谓总共或一齐为海蓋;
    不蹺欹,俗谓不料为不蹺欹,音如不斜疑;
    假冒价,俗谓假装不知为假冒价,音如贾默阁;
    眼挪儿,俗称片刻或转瞬之间为眼挪儿,音如眼那儿;
    声态
    唗  ,俗用为欲相语而先作之呼声曰唗,音如歹;
    砰  ,俗谓瓷碗落地打碎声为砰  ,音如并汤;
    阿癐,泰兴农人进城买粪所喊之声为阿癐,音如阿喂;
    吼呀惑动,俗谓  动为吼呀惑动,音如候呀惑动;
    杂事 
    作躁,俗称发火或发脾气为作躁,音如作照;
    相  ,俗谓举止轻浮为相  ,音如仙泛;
    佯  ,俗称作伪欺人为  佯,音如目阳;
    当人子,俗谓作孽或罪过为当人子;
    当偐子,俗谓把人当外行不识货为当偐子,音如当染子;
    子  ,俗谓以两物相  ,比较长短为    子。

    泰兴方言的本字是很复杂的,如同为逃跑,潜逃为  ,音如覩;乘机脱逃为  ,音如漏。忽然想不起来为侖住,音如论住,突然询问某事一时记忆不清为  ,有两种读音,卯住或目住。折断为伆,音如兀,折直为抈,音如役。同为比较词,比较容量大小为扷,音如奥,比较分量重轻为挍,音如告,比较数量多少为  ,音如浩。同样为接近某一人或物,人体重心不同,方言也不同,依附为靠,音如鹤(平声);依靠为隑,音如开(去声)。同样为多言,烦碎为哨叨,音如稍到;重复为噜囌,音如鲁苏;无节为  哒,音如多答;骚扰为囉唕,音如罗造。其它还有并音,热盛为热熇熇,并音为热惑惑;短形之物为短    ,并音如短屈屈;矮小之物为矮矲矲,并音如矮杷杷;香气盛大为香    ,并音如香喷喷。

    从上述内容不难看出,作者花了不少功夫去考本字,可以看出,好多是从大辞书或古代文献,尤其是泰兴古文献韵书中煞费苦心地挖出来的。故常同甲叙述“梓行经过”时说:“朱公费尽心血,出入小学,证据古今。以广韵、集韵、说文、扬子方言、康熙字典为参考,以成斯书,令人钦敬。非有文字训诂学之素养者,何能望其项背也。”

   从作者的苦心找寻本字当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家乡方言的热爱及其用力之深,可以看出作者是如何想方设法把他的方言活脱脱地生动如实地介绍给你。

    《泰兴方言考》自一九八二年二月《泰兴》期刊创刊第一期开始刊登连载,至一九八九年十二月第十四期止刊载完毕。此时朱时可已去世数年,故后期的《泰兴方言考》署名均为朱时可遗稿。

    《泰兴方言考》问世后,好评如潮:
    于润生说:“公之德望言行,以及经年累月,穷搜极索,几经波折,锲而不舍,卒成此书。公平日治学之勤,与夫坚毅不挠之精神,已足为后生法。况方言一书,足以启发乡人倍增故土之思。”

    于润生还从“立言”的角度高度评价此书,“公生平事功德行,早有记述,向为乡人所景仰,兹有《泰兴方言考》一书问世,是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者,公已具备之矣。”“三不朽”为中国古仁人之最高境界,朱时可得此评价足见其威信、名望之高。

    常同甲于朱时可生前曾获赠《泰兴方言考》油印本上中下三册,他“珍而藏之,视同拱壁”,并深有感触地说:“吾乡耆宿朱公善培,专攻电机,学贯中西,于吾乡方言深感兴趣,于是以治学治事之余绪,致力于方言之考究,著成《泰兴方言考》一书,于尚可稽考去古未远之方言,追本穷源,夷考真义,究其演变,使吾乡方言有出处者,均可一一笔之于书,使后生及离乡日久者,皆知吾乡方言非尽俚俗,亦有雅言之真面目在。朱公用心之深、用力之勤,殊令人推重钦服,感不绝于心。”他认为该书“于乡里后进之认识家乡,大有助益。”

    常同甲还将这本他心目中的“大著”与中国比较有名气的方言书籍进行了对比,“予于俗文学亦多偏啫,尝举唐训方《俚语征实》,环中迂叟《俚言解》,郝懿行《证俗文》,翟灏《通俗篇》与《泰兴方言考》相类比,朱著与《通俗篇》体例相近,非深通训诂考据学者断难为也。朱著之可贵处在此。”

    朱时可侄儿朱文伯则“深望旅外乡友,善体编印者之意旨,广为传诵,并对年轻一代多加解说。爱国情操,多植基于乡土观念,国民倘能瞭然于祖宗庐墓所在,故乡风物之美,国家意识,民族大义,均将油然而生,先圣先贤‘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之说,信不诬也。”
 

  多年前,有同乡于同乡会春节团拜时,倡议印行《泰兴方言考》,以公诸于世。如周焕彩:“是以同乡多人,均认为极具价值,应该印行单行本,俾保存吾乡特有之方言,使之不致被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2005年,台湾泰兴同乡会重新发行了《泰兴方言考》单行本,常同甲、尹之立负责校对,封面由尹之立题字。

    朱时可身体很好,1970年秋,朱时可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而精神矍铄,健步如飞,耳聪目明,记忆清新,更非一般人所能几及。朱时可享年九十五岁,去世时亦很平静,是在睡梦中去世的,于润生为其写的挽联是“是何等幸运,睡梦中走进了极乐世界;乃前身修持,乡党间称得上福寿完人”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