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姆渡徐师傅从泥里掏出来这东西,竟成了人间美味!

最余姚2018-04-15 20:52:01




夏日里的清甜

秋日里的嫩脆

冬日里的实坚


萧萧,蝉寂寂,物华冉。秋天苏醒了。美好韶光里,有一种脆生生、水汪汪的味道在我们河姆渡这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上孕育成熟。它色白如雪,它不是茭白,它是田藕。



在这里,田藕是与茭白齐名的又一农产品,驱车漫游,随处可觅藕田的踪迹。这个时节,荷叶或高擎如盖,或折腰田中,或身披绿衣,或肤皱如老人……枯萎的莲蓬凋零,再也找不到一朵亭亭玉立的洁白的荷花。


△夏日藕田里的荷花


藕田开花极少,莲蓬自然也少,所有的精华都藏在淤泥下。当阵阵秋风吹开那又高又密的荷叶丛,挖藕人的身影隐约可见。他头戴草帽,手着橡胶手套,脚上穿着高高的防水靴,整个人几乎都俯在了泥田里。


△挖藕人徐明德


这位挖藕人名叫徐明德,今年46岁,是河姆渡镇汪界人,在太平渡一带种植了20多亩的田藕。问及种藕的原因,徐师傅腼腆地说,庄稼人种庄稼哪有什么原因,不过养家糊口罢了。



许是与田藕打了20多年的交道,徐师傅每每看到藕都感到特别亲切,如今,他也算是一位技术娴熟的挖藕人了。用水枪冲开藕田表层的淤泥,耐心地摸清楚整根藕的走势与长度,再小心翼翼地把藕完整地挖出来。完整的藕卖相好,价格也好。




藕田旁的水枪机嗡嗡作响,似乎在诉说劳作者的艰辛。徐师傅并不是每天都会下田挖藕,只有在接到顾客的订购电话后,他才按量挖取这淤泥下的精灵。



徐师傅介绍,这里的田藕一年可采收两季,现在这个季节采收的藕叫作荷花藕。荷花藕又嫩又脆,非常爽口,可以当水果吃。且不说其落口消融,甜而无渣,像一缕芬芳飘落心间,单听这名字就觉得清新。



而到了冬季,采收的藕叫作田藕。经过风霜的洗礼,田藕变得更加粗大和结实,这时候的藕适合做菜,无论是炒藕片还是炖藕汤都是极美味的,然而徐师傅一家最喜欢的还是糯米藕。


△炒藕片


糯米藕的做法不难,将田藕洗净去皮,然后浸泡,再用刀切成两段,把糯米灌入藕腹之中,拿牙签固定,加水煮至里外软糯,切片装盘,蘸着白糖吃,或是淋上桂花糖汁都好。


△糯米藕


藕生于淤泥而洁白自若,见之令人心喜,食之令人心欢,《本草纲目》更是盛赞其为“灵根”。藕的灵在于它丰富的营养价值,在于它如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性,谁都知道,洗去表面的淤泥,这精灵是怎样的清洁如雪啊!



藕哪里都有,可在河姆渡邂逅田藕,却不觉叫人思绪翩跹。藕丝纤纤,黏连不断,连接了浊与清,连接了黑与白,连接了土地与农民,连接了过去与现在,连接了时间。



夏日里荷花的清甜似乎犹在眼前,秋日里田藕的清脆已在口中绽放,冬日里,这淤泥下的精灵将更加实坚。味道的变迁,亦是时节的变迁。



春种,夏耘,秋收,冬藏。四季轮回中,隐藏着一套规律,历经千年而不衰。相比于农耕时代,今天的我们囿于钢筋水泥之中,与自然的接触日渐疏少,然而那些遥远的味道终究令人难忘。



站在淡淡然、悠悠然的秋风中,仿佛看到文明从钻木取火的烟雾里腾腾升起,慢慢地有了陶器,陶器上有了云纹和水纹,陶罐盛水,放进一段田藕,慢慢烹煮,不急不躁,不忧不惧,任他云卷云舒。


设计、摄影 | 锐蜂、图璟

部分照片来源网络


最余姚,总有一样是你爱看的

宣传推广|朋友圈广告|视频拍摄|活动策划|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