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十二餐(2018.03.06)

张泠西码字旗舰版2018-05-15 13:54:23

Serena很有节奏地踩着榨汁器械,见她也准备打果汁了,当即问道:“这是给Mary做的?”

“不是啊。”张藿想一边费力地适应着脚蹬的阻力,一边笑着回答道,“给我家那位准备的……我估计她中午过后就过来了吧,半天的话果汁应该放不坏,可以喝。”

莫四五打趣道:“哎?给我师父的吗?不过她没看到你辛苦做果汁的过程,感动的程度肯定没我们这么大吧?”

“嘁,我又不是为了让她感动才这么做的。”张藿想抬起双脚歇了几秒钟,然后继续踩,扭头看Serena一脸沉默的样子,真有点于心不忍了,但也只能笑着装糊涂问道,“Serena你这是做给自己喝的吗?”

Serena抬头看了她一会儿,先是眼神纠结,随后却也展开笑容回道:“咱们都不是做给自己喝的,我这杯是……嗯……给Mary喝的!”

张藿想微笑着点点头:“对,她自己在楼上比较辛苦嘛。”

莫四五在旁意味不明地“啧啧”几声,接着勾下头发现计时器上的时间所剩无几,赶紧屏气凝神地猛踩几下脚踏板,很快五分钟结束,她看了看搅拌杯里支离破碎的橙子,扭头看了看店员,笑着说道:“这肯定是可以加时的吧?”

店员接了她重新递过去的10美元,很熟练地又给加了十分钟。

张藿想盯着自己眼前的计时器,喊道:“我觉得我也需要加时间……但是我现在后背已经出汗了!”

莫四五重新踩着脚蹬,回答说:“我里头穿的衣服都湿了。”

Serena说道:“我还好,但五分钟肯定不够把这几个奇异果打烂。”

苏莹在里面坐着,听着她们的讨论,好整以暇地说道:“好好加油!”

张藿想马上给莫四五使了个眼色,低声说道:“你不让你家亲爱的身体力行……给你做一杯果汁?”她说话明显有点喘了,而前头搅拌杯里仍有不少肉眼可见的大块果肉。

“苏莹平时还是经常锻炼身体的……踩个果汁应该不难。”莫四五的情况不比她好到哪儿去,“不过算了,我一会儿去别的果汁店随便买杯什么喝得了。”

张藿想忍不住嘲讽:“哟哟哟,这还舍不得了!”

“你舍得……你舍得下午让我清浊师父来给你踩一杯!”莫四五不吃她这一套地说道。

“你这徒弟一定不是亲生的吧啊?”张藿想想也不想就笑骂道,“没让你顺带给你师父孝敬一杯果汁不错了!竟然还狠心说让她做果汁!回头我就让她把你逐出师门!”

莫四五笑道:“师娘的唯一作用就是打我小报告是吧?”

“什么师娘,叫师爹!”张藿想喊着,眼看计时器上没剩多少时间了,立即从座位上半站起来,像要冲刺般使出吃奶的劲儿狂蹬了几圈。

莫四五开始降低速度地说道:“他们这器械没有惯性,多大的力气踩下去都不会连转的,太费劲了……不过水果大块儿打碎了以后好像也比较容易出汁……我这儿好像差不多了,你们别加太多时间了。”

Serena那边已经认命地又续了五分钟。张藿想看了看,只好也跟着加了五分钟。

莫四五又踩了六七分钟,店员帮忙确认完成了,并找了她多余的钱,接着取下搅拌杯,拿去过滤果汁加工了。

苏莹捧到超大的一杯橙汁后,在莫四五擦着脸上的汗满是期望的眼神下,打开杯盖喝了一大口,然后极其赞赏地睁大漂亮的双眸,连连点头称赞:“好甜!好喝!喏,你也喝些,这么多我喝不了……”

莫四五笑着低下头,尝了两口她递过来的果汁,果不其然十分甜美:“嗯!现榨的就是新鲜!”

张藿想无比羡慕地看着她俩互喂果汁的模样,不由得开始期待席清浊喝到自己做的果汁时的表情了,登时一甩头上的汗,埋头疯狂地踩起了踏板。

Serena还是比她要早一些地完成奇异果果汁,等张藿想紧跟着做完后,店员给两杯果汁分别加工装杯,对号交到了她俩手里。

苏莹用手给张藿想热得发红的脸上扇扇风:“感觉如何?”

“累并幸福着!”她成就感满满地回道。

四个人又在其它小店里买了咖啡和矿泉水,一并拎了上去。

Mary见她们回来了,扑上来就找水喝:“你们怎么去那么久?!我快渴死了!”

Serena将手上捧着的果汁递给她,微微笑道:“这杯是给你的……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奇异果果汁。”

张藿想赶紧说道:“这可是Serena一脚一脚给你踩出来的,就冲人家那番辛苦,爱喝不爱喝都要一滴不剩地喝掉哦!”

“听着你的描述怎么突然觉得那么恶心呢?”苏莹白了她一眼,跟Mary说了下那三个人刚才在楼下做果汁的事情。

Mary听完后,好感动地抱住Serena道:“竟然这么有心亲自给我做果汁!真的谢谢你!”

Serena装作无所谓地笑着耸耸肩,把果汁放到了她手中。

莫四五稍稍一歪头向张藿想小声说道:“其实人家是想做给你喝的吧?但一看你都给你女朋友做果汁了,就不好给你了。”

张藿想学着席清浊戳自己的动作,偷偷地戳了下她的腰侧,也很小声地说道:“我能怎么办……要是真接了喝了那就说不清了。”

莫四五捂着被戳痛的腰际,笑着说道:“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支持你这种做法的,至少一会儿我师父来了,你也不会觉得心虚不是。”

“呸!我行得端坐得正凭什么心虚啊。”张藿想挑眉,捧结实了手中的那杯芒果汁。

在上午十点半以后,展馆的参观观众才明显增多了起来,其中有部分观众都是直奔自己感兴趣或已经有购买计划的项目而来的,Mary带来的九幅标价不菲的画作已经售掉了五幅,其中光是熟客就买去了三幅。还剩下的四幅中,两幅只是展出不做售卖,还有两幅则早早地被某私人博物馆做收藏购买预定了。

“这一上午你战绩颇丰啊!”陪苏莹和莫四五出去观看了一圈别的楼层和展厅的作品,回来发现Mary的画墙空了一大半,张藿想不由得啧啧称赞。

Mary把胳膊搭在Serena肩上,自信满满地说道:“那是当然!而且还有Serena帮我做介绍!不像你们,都跑出去给别人捧场了!”

“哎嘿,你怎么不说我们是帮你出去砸场子了?”张藿想调侃道。

Mary说道:“我和同行画家们都是互相尊重公平竞争的,才不需要你去搞破坏。”

苏莹抬手看了看时间:“既然忙得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去吃饭了吧,Mary可以跟我们一起出去吧?我请你们!”

Mary连忙说道:“你们这么远来美国,中国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才不要你们请客,放着让我来!”

Serena很配合地打开电子地图看了看,说道:“附近有个商场,我们可以去那里用餐,希望今天中午人不会太多。”

张藿想瞄了她俩一眼,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走起吧!”

Mary去抓她手里的果汁杯:“你为什么走到哪儿都要带着它,带着也不喝,清浊又没来,先放到柜子里吧。”

张藿想反应强烈地使劲捂住:“不要!放你这儿丢了怎么办?!让别人喝了怎么办?!我亲自做出来的爱的芒果汁是无价的!你可赔不起!”

苏莹笑着对表现出一脸不忍直视和恶心的Mary说道:“你就让她拿着吧,这果汁今天要是在交给席清浊之前出事儿了,她能死给你看。”

附近的那家商场还未到午间用餐高峰期,五个人搭手扶梯边逛边选地上到四楼,在各式各样的美食餐厅间选了好几次,最后张藿想、莫四五和苏莹三个中国人,在发现MarySerena对中国菜相当地情有独钟后,默默地对视一眼,很给面子地陪她们俩选了一家中餐餐馆。

落座后,张藿想翻着菜单,看着上头南北云集的各色中国菜,笑道:“来美国前,我是没想到能在美国吃这么多次中国菜。”

莫四五说道:“反正美国菜的味道和种类也就那些吧,昨天去席家,他们家好像还是聘请的什么星级大厨,做出来的什么美国本帮菜实在……just so so。”

苏莹热心地给Serena推荐了两道烧锅菜,听到她们俩的对话,便也说道:“我觉得昨天的菜式还可以吧,只不过从小吃惯了中国菜,国外的菜确实有点不顺口。”

Serena说道:“曼哈顿并不缺美味的餐厅,如果下次有机会,我带你们去吃都能吃顺口的美国菜。”

Mary也说道:“你们在美国没待多久,要知道我们美国的美食也是要慢慢发掘的。”

张藿想等上菜时,给席清浊发了个定位,并汇报了下她们目前的动向。

席清浊过了一会儿回道:那家餐馆我好像以前去过,味道还不错,你多吃点,我吃过午饭才过去。

苏莹看着张藿想盯着手机傻笑,便问道:“清浊姐要过来了?”

“没,她午饭后才过来呢,我们先吃我们的。”张藿想笑着说道。

“午饭后才过来,就把你乐成这模样了?”苏莹继续调侃道。

张藿想不跟她斤斤计较:“对啊!换你你不乐啊?”

Serena从旁微微笑着说道:“好像见过几次面以来……还没见过你这么开心过。”

Mary说道:“嗯,如果你的女朋友又优秀又漂亮,你一想到她要来找你了,也会很开心的。”

Serena看向张藿想,说道:“这么说她一定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人了。”

苏莹咬着饮料的吸管,跟莫四五几乎同时间地说道:“那就不只是十分漂亮可以形容的了。”

张藿想挥手让她俩安静会儿:“我又不是只看清浊漂亮才跟她在一起的!”

苏莹不赞同地摇了摇食指:“承认吧,对你来说,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缺一不可。”

“你们这些人吧,哎!不是我说你们…………好吧我承认!我女朋友又美丽又优秀!我老开心了!半宿都能在被窝笑醒那种!”张藿想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奸笑。

苏莹、莫四五和Mary便齐声对她发出嘘声,Serena陪着她们一起笑着,脸上却平添了一层隐忍的落寞。

这家中餐馆还有手推车饮品和小吃,五个人随手选了不少看着顺眼的拿上桌,吃吃喝喝了一个多小时,到张藿想都捧着肚子说吃不下了,Mary便结了账,大家共同起身离桌。

这次吃得是相当尽兴了,张藿想一边搭乘滚梯下着楼,一边跟Serena并肩站着科普中国的菜系分类,还有不同地区的口味倾向,从四楼一直说到一楼大堂还没说完。

正面对面说得尽兴时,忽然就听前面苏莹喊了一声“张藿想”,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回应,就感觉有一道熟悉无比的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几乎与此同时的,那人不轻不重却又十分撩人地抚摸了下她垂在腿边的手掌。

她全身触电一般一颤,这时候那人已经走了过去,她猛地掉身去看:

暗蓝色的厚重风衣衬托着一道修长曼妙的背影,背影的主人步伐从容沉稳地走进了前方将要关合上的观光电梯中,转过身的那一霎那,果不其然展露出了国色天香的美丽面容,而面对张藿想还呆愣在原地的模样,她露出一抹宠溺和故意的笑来,抬手比了比四根手指,然后关闭了电梯的门。

“……喂!清浊等——”张藿想在电梯门将要合上的那一瞬间反应过来,撒腿冲了过去,却还是被关在了电梯之外,一想到席清浊比的手势,她不再多想,脸上挂着可欢快的笑容顺着扶梯快速地向楼上跑去。

站在一楼看着她什么也不顾地往上冲的苏莹和莫四五,登时感叹地“哇”了一声,目光紧跟着跑上去的她,并随着楼层的增高慢慢地仰起了头来。

好在有向上的手扶梯的速度加成,一口气跑上四楼不算难度太大,而望着已经乘电梯到达四楼、并且还体贴地站在扶梯口等待自己的席清浊,她忍不住扩大笑意,奔过去之后,先二话不说地把捂了一上午而现在已经洒了快一半的芒果汁塞到她手里,然后在她微微不解的表情中,一把搂住她的腰抱得双脚离地,微微喘着粗气说道:“淘气!溜我爬楼好玩儿吗?”

“你不是说自古套路得人心吗?”席清浊用双手捧着芒果汁,望着她的眸光里好似有星辰大海,唇畔也是挂着浓浓的笑意的,“看你跟美女聊得正开心,就突发奇想逗逗你,还以为你压根不会回头看呢。”

张藿想笑着,故意说道:“对啊,正聊得开心呢,要不是苏莹提醒了我一声,我真不会去看摸我手的是谁呢。”

席清浊闻言,顿时腾出一只手来,用柔软的指腹缓缓地抚过她的嘴唇,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噢……我会默默祝愿你们幸福的。”

张藿想赶紧说道:“别闹!这种祝福根本不存在。你到这边这么快,真是吃过午饭来的?”

席清浊拍拍她的胳膊,示意周围有各种陌生人的关注目光,等她依依不舍地把自己放回地面了,才说道:“实际是为了尽快过来,中午稍微赶了下工作进度,就吃了一块三明治。”

“那怎么行!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反正Mary的画都卖差不多了,不赶着回去。”张藿想说道。

席清浊无所谓地说道:“我也不饿,随便打包点快餐就下去吧,她们不是还在楼下等着么?”

此时楼下隐约传来Mary的呼喊声:“哈啰?中午好?你们俩需要我们现在就去帮你们订个房间吗?”

张藿想和席清浊都听到了,立刻动作一致地侧身沿着护栏看下去,楼下,莫四五、苏莹、MarySerena也正齐刷刷地仰着头看向她俩。两人见状,顿时相视一笑,张藿想把手放在嘴边向下喊道:“麻烦等我们两分钟!”说完,飞速地返回刚才的中餐馆,从他们家的手推车食品里选了一堆小点心,打包好付完钱后,拉着席清浊一起乘电梯下楼。

莫四五和苏莹在她俩走到面前时,早就商量好地同时将双手向前伸出,勾头欠身说道:“佩服!佩服!会玩儿!会玩儿!”

张藿想笑着一手一个人把她俩推一边儿去,然后清了清嗓子,对Serena介绍道:“Serena,这是我女朋友,席清浊,你可以叫她Sundrela。清浊,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帅气的纽约女警朋友,Serena Dupin。”

席清浊和Serena几乎同时伸出手,礼貌地握了握之后。席清浊微笑道:“听藿想提过你好几次了,很高兴认识你,Serena。”

Serena也微笑地望着她:“我也很高兴认识你,SundrelaHosense总是在夸你美丽、优秀,现在见到你本人,感觉比她描述得要更好。”

“是吗?谢谢你的夸奖。”两个人的手在互相说完这番话后松开。

张藿想不敢给她俩继续交流或尬聊的机会,马上用拳头抵着嘴唇,声音不大地又清了清嗓子,然后给旁边兴致勃勃看戏的莫四五连连使了好几个眼色。

莫四五不能装作视而不见,响应地岔开话题说道:“我们接下来回展馆吗?清浊师父有什么收藏品要买么?啊对了,你手里的这杯芒果汁,一定要仔仔细细地喝完,这是藿想姐今天挥汗如雨踩了好久的健身器材为你榨的。”

席清浊疑惑地看了看手中的果汁,看向张藿想:“是吗?”

张藿想看着她眼神里带着的那股子惊奇和温暖,屁股后头要是长尾巴的话恐怕早就得意地摇到天上去了,脸上却还要装作不在乎地笑着说:“嗨!多大点儿事儿!怕你老远跑过来口渴嘛,就随便给你备了杯喝的呗。”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