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饺粑

八公分的时光2018-07-02 06:16:58


故乡的种种饺粑,要说最好吃的,我以为当属肉饺粑。

正如旧日村庄的风俗,正月二十五祈雷节吃油菜甘沫,二月初一祈鸟节吃碱水饺粑,到了三月清明节就是吃肉饺粑。清明是乡村最隆重的祭祀节日,上坟扫墓,祭奠祖先。那时的村里人家,上坟除了刨草挂白、焚纸烧香之外,还需摆上一碗贡品,燃放一挂短挂子鞭炮,淋酒跪拜,祈佑子孙。这一碗贡品,通常是三样佳肴:一个肉饺粑,一只生鸡蛋,一块油豆腐。

故乡的清明节,扫墓叫挂坟,大约是在坟头插一根小树枝,枝头挂一条白纸之故。且素有“前挂三日哈哈笑,后挂三日变鬼叫”的说法。因此,上坟扫墓多在正清明的这一天,或者提前两三天。过了正清明之后上坟,被认为是给无后的孤坟野鬼的行善之举。

清明节的那几天,村里各房各族的臼屋,都热闹了起来,从早到晚,都不得空歇,主妇们都在忙着捣米粉,筛米粉,轮流排班,你方唱罢我登场。

(黄孝纪摄影)

臼屋是各房族的公共财产,通常是一间并不太宽大的瓦房,里面安装了一套原始的木石装置,以脚力踩踏捣粉。其前方是一个埋在地表下的青石臼;后方是一个长方形的石坑,石坑前端的两侧各立一根三四尺高的大青石方柱;连接石臼与石坑的,是螳螂形的结实大方木,通过木榫卡在两石柱间的竖槽里。捣粉时,人的一腿站立石坑边,双手扶着石柱,另一脚用力踩踏大方木尾翼,带动大木前端垂直向下固定的硬木捣槌,一上一下,反复捣击石臼里的米粉。捣槌是一根圆杆,底端紧箍着一个光亮的钢齿环,长度超过石臼的深度少许,恰如伸进花朵采蜜的口器。

那时乡村种植的粘米质硬,捣肉饺粑粉之前,通常在粘米里掺上糯米一同浸泡。待米粒浸得发胀发糜,滗干水后,方才端到臼屋里捣成粉。捣粉筛粉,全是细工慢活,极需耐心。捣时脚力不能过度,否则米粒米粉从石臼里溅出来,满地都是,脏了,也糟蹋了。需不疾不徐,用力恰到好处。若是两人一同踩踏方木尾翼,更要配合默契。石臼里的米粉要一遍遍地过筛,白尘般的米粉飘落在簸箕里,粉筛里的渣子则重新倒入石臼再捣。如此反反复复,将一筲箕米最终捣成满簸箕的粉,需要很长的时光。

(黄孝纪摄影)

接下来便是和浆,揉粉,剁肉馅。肉是新买的猪肉,这时节,村里总会有人家一大早就杀了大肥猪。村人的经验,做肉饺粑,最好是用喉部的刀口肉,也叫血丝肉。此处的猪肉,肥瘦适合,软和甜香,清除那些淋巴结即可。葱是自家的新葱,刚好长得又嫩又高又密。肉剁碎,大把的青葱切碎,再和在一起剁匀,撒上盐与胡椒粉,已是喷喷香香,装入大海碗。

团箕或者脸盆里揉好的米粉团,软硬适度,搓成手臂粗的长棒。每截取一小段,揉成球,双掌拍扁成白饼,左手托着,右手拿筷子夹一团葱肉馅,放在饼中央。对折一包,就成了个丰满饱胀的半月,捏紧弧边,就成了漂亮的肉饺粑。我的母亲包肉饺粑时,也会包一些三角形的,能放更多的肉馅。

肉饺粑通常是先煮了吃。菜锅里放半锅清水,水沸后一一放进肉饺粑,一大锅,像白亮亮的元宝。煮熟后,汤水也成白色,再放油盐和葱花,香味愈发浓郁了。自然,这样难得的美味,从锅里装出的第一碗,是用来敬神,祭奠祖先。而后,将敬过神的这一碗回锅,全家人就可以各人一大碗,大快朵颐了。那些肉馅多的三角饺粑,更是我的最爱。米粑柔硬适度,肉馅香鲜,盐味正好,真是人间至味,好吃得很啊!

未煮的肉饺粑,则全部蒸熟。这样的肉饺粑油润干爽,既可趁热拿了吃,也可冷着吃。在我的遥远记忆里,冷的肉饺粑吃起来,似乎更香!

 

2018610日写于义乌

黄孝纪:出生于湖南永兴八公分村。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致力于“八公分系列”散文的写作,单篇作品散见《福建文学》《湖南文学》《时代文学》《鹿鸣》《奔流》《小品文选刊》《佛山文艺》《阳光》《绿洲》《五台山》《牡丹》《雪莲》《少年文艺》《江河文学》《山东文学》等纯文学期刊及全国各级报纸副刊。著有“八公分系列”散文集多部,其中散文集《晴耕雨读  江南旧物》于2018年1月由天地出版社常规出版;散文集《时光的味道》入选2016年湖南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选题;散文集《八公分的植物》入选2018年度湖南省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时光的味道》《八公分的植物》两书预计2018年9月前后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常规出版。



(本书各地新华书店及京东、当当、淘宝、亚马逊网店有售)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