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昭陵】不走大路走小路//袁炳纲

壮美昭陵2018-07-02 20:54:30


长按识别上面二维码“壮美昭陵”,免费关注,每天分享精彩原创图文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微刊

︱第889期︱



外祖父走得走早,那时母亲和二位姨已经过门,舅父只有一个,年纪轻轻便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和外祖母两人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艰难地维持着生活,并且艰难地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行着。能有什么办法呢,也无法选择,因为他是这家的男人,并且是唯一的男人,尽管是小男人,还得当大男人。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好在舅父不怕吃苦,凡是能挣点钱的活,他都争着抢着干,收入虽说不多,但也慢慢积攒了一些。苍天不负苦命人,凭着自己的努力,舅父成了家,虽说没有立下什么业,但生活还算过得去。


永远忘不了的是舅父那一双手,几乎一年四季都有裂纹,几个指头上经常缠着胶布,尽量避免风土冷寒的侵蚀和肆虐。给人打土坯盖房和泥盘炕泥墙割麦,几乎农村所有的脏活累活,舅父都干过。实践锻炼了人的意志,也成就了人的技艺,久而久之,舅父成了泥水匠,甚至是半拉子瓦工。



那年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搞得轰轰烈烈,一位乡主任在批判大会上说:你红芋卖担担,辣子卖串串,跟集上会卖旱烟……自然年年靠拉柿子赚零花钱的生财之道也走不成了。乡政府成立了民兵小分队,设卡在昭陵旁的凉马大弯,专门拦截卖柿子的农民。



舅父的柿子烧熟了,不敢拉出去卖,因为怕让小分队收没了。

大家可能不知道生柿子变熟柿子的加工方法,有两种:一种叫暖,成品是硬柿子,即在温水里浸泡两三天,去涩。这种方法加工出来的柿子甜脆新鲜,但三两天如卖不掉便表面老化,变色,且加工费水费柴费人,所以用此法的人不多。另一种方法叫烧,即在黄土地崖上打一小窑,把柿子装到里边,封上口,然后每天在窑下专门的火道内烧一把麦秸,利用火的温度和烟的薰蒸,使柿子慢慢变软变红。这种方法省事,并且卖十多天柿子不至于霉烂,因而采用这种办法的人多。


经过大约七天的烘薰,舅父的柿子熟了,但如何运到咸阳兴平泾阳云阳西安的市场成了难题。


好在渭北高塬沟壑纵横,支离破碎,有许多小路,加之已有不少人,通过这小路,躲过了关卡,成功地到达了销售地。


一生胆小怕事谨小慎微的舅父自然选择了小路。即从他家围墙村出发,绕道我村坡北,再从坡北村东边的沟边绕道到凉马,然后从凉马上唐肃宗陵的山路到御道,最后到汤房坡下山,到南阳尧赵,这是赵镇的辖区,自然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便无人拦截了。


可是,一架子车柿子,足有三四百斤,平路一个人拉上,就够呛,若要上山,舅父一个人根本不行。



世事就是这样,办法总比困难多,于是舅父提前找了我,又找了凉马我姨父,约好晚上我去他家帮他拉出围墙村,到凉马叫上我姨父,三个上山绕行。那时我在坡北学校执教,姨父在凉马学校执教,晚上出去,也不会有人知道。


麦种上,没后晌,深秋的夜来得早,很快天就黑了,我徒步二里,来到舅家。舅父舅母已提前把柿子装好,我一来到,便出发。


记得我当时年少轻狂,一再坚持走东店头的大公路,并说不怕,小分队里有我的同学,挡住了我说一下,他肯定让过。不过舅父坚决不肯,他说:一架子车柿子呀,多不容易,庄汉人,出点力怕啥,不行了平路我一人拉,陡坡你给我帮点就行。舅父知道我怕出力。


确实庄汉人从来不怕出力流汗,也不计算时间,更不研究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不怎么理解封建主义,三民主义,他们只注重现实。


那是个十分美丽宁静的夜晚,大约是农历九月中旬吧,广袤的田野里处处弥漫着土地的芳香,月亮在云朵中穿梭,刚出土不久的麦苗彰显着旺盛的生机,因土地并不肥沃,所以不十分茁状,但却精神,使着劲儿往上窜。


出兵并不十分顺利,舅家在村当中,刚出门,便碰上了围墙村巡逻的民兵,他问:谁?我说:我。他凑上前来,在朦胧的夜色中,看到我,也认出了我。我也认出了他,围墙村出了名的二杆子,可他近前看了一下,便走了。当时舅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还在考虑这二杆子,为啥给我开了绿灯。也许是发小,也许因我是外村人,也许他的心在农民身上,巡逻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不怕慢,就怕站,一站相差二里半,围墙距坡北,二里地,缓下坡,展脚便到。很快踏上了凉马的地界,南边的肃宗陵,东边的太宗陵在不远处,黑魆魆的,显得有些伟大,道旁的东沟,深邃而遥远,显得有点诡秘。长畛小道,细小狭长,有点小上坡,但我父子二人齐心协力,一会儿功夫,便到了凉马。我悄无声息进了学校,叫了我姨父。由于提前打过招呼,姨父心知肚明,不声不响便出了校大门。


开始爬唐肃宗陵后的山坡了,月亮钻出了云朵,大地一片洁白,小路旁的麦苗在月光下分外好看,象如今我可爱的小孙女。这阵儿,地偏路僻,我们不怕了,大着声说着趣事轶闻。


一转眼功夫,虽说三人有点气喘,但走到了凉马山的御道,御道是缓慢的上坡,我没考证过是否因唐代皇帝走过才叫御道,不过拉着车子想起古诗车辚辚马萧萧,变了的是行人了箭各在腰。我们拉的是绳,一头牵的架子车,一头搭在肩上,拉在手上。行人在腰的弓箭不知是保卫皇帝的,还是防护自己的,而我们当时的绳子确实一头系着架子车,一头系着生计。


终于到了汤房坡,爬坡车道结束了,舅父显得高兴而着急,高兴的是终于走出了关口,着急的是还得花气力去卖。



不走大路走小路,一转眼,这件事过去几十个春秋了,但却一直忘不了。人生记忆的仓库保存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精华,都值得回味。和牛一样,反刍一次是为了更好的消化和吸收营养。历史也是这样,往往在一些地方需要走走小路,但最终还是绕到了大路上,因为大路是人民的期盼,是民心的选择。那我们为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苖呢!草永远是草,而苖可以长成庄稼,参天大树,国之栋梁。


作者简介:袁炳纲,男,一九五五年生,昭陵镇坡北村人。一九七二年建陵高中毕业,同年参加教育工作,一直执教于建陵镇坡北小学。一九九六年调到建陵教育组工作,二零一五年退休。小学高级教师,从小热爱文学。


往期精彩链接

2018年平台浏览量上千的文章:


【壮美昭陵】怀念恩师吕效祖老师//杨安康

【壮美昭陵】昭陵西岭,我的初中记忆
【壮美昭陵】前寨印象

【壮美昭陵】家,已慢慢老了

【壮美昭陵】回  眸  千 年  古  镇

【壮美昭陵】壮美昭陵艺术平台书画交流活动
【壮美昭陵】我跪拜在母亲挥镰的麦田

【壮美昭陵】杀羊的老陈

【壮美昭陵】又见山桃花开时——给逝去的友人

【壮美昭陵】吃不够的油坨坨

【壮美昭陵】感 恩 父 母

【壮美昭陵】老梁的豆腐脑

【壮美昭陵】礼泉沿村娃眼中的沿村娃

【壮美昭陵】母亲的黑头巾

【壮美昭陵】母亲节—怀念天堂的母亲

【壮美昭陵】故乡的槐花饭

【壮美昭陵】礼泉的香格里拉

【壮美昭陵】回望军旅——兵之初心

【壮美昭陵】槐花飘香

【壮美昭陵】打胡基

【壮美昭陵】千年古镇—石鼓赵村

【壮美昭陵】礼泉,一位残疾人最后的微信

【壮美昭陵】我的老师董信义

【壮美昭陵】悼果花

【壮美昭陵】父亲的手

《壮美昭陵》礼泉烙面//阎瑞生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三八妇女节// 赵晓萍

礼泉玉峰观//壮美昭陵

爷爷的棉袄,孙子的心//壮美昭陵

赵镇中学初七二届二班同学聚会

年的味道//壮美昭陵

壮美昭陵艺术平台2018年大拜年

《壮美昭陵》|  痛悼廉登峰老支书 //丁志俊

【壮美昭陵】一个村官的不凡人生

【壮美昭陵】游赏昭陵杏花林

【壮美昭陵】周莹迎诰封

【壮美昭陵】相约桃花 情定终生

父    亲 // 杨生博

【壮美昭陵】清明思亲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上)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中)

【壮美昭陵】我的列祖列宗们(下)

【壮美昭陵】我的外公


往期精彩回放:


醴泉地名探源//廉振孝

南寺最后一个和尚//张彦文

铁罗村的铁疙瘩/张彦文

“梁澄清同志追思会"在家乡礼泉县樱桃园召开

闲话唐昭陵||廉振孝

三策九招献赵镇//廉振孝

千年石鼓赵村镇  廉振孝

故乡的传奇//杨生博

两孔窑洞//陈永强

   四支渠-壮美昭陵

又是故乡早春时//董志振

戊戌新年赋//安望

春节| 我家的团圆年//陈超

礼泉花开, 壮美昭陵领你看

董志振 我的父亲我叫大

礼泉九嵕山//刘美健

那年,邂逅红星永结缘  || 崔存文

怀念记忆深处的加重自行车//常佳

洪建武||五八年,礼泉菜园沟那场水灾

父亲//杨彩霞

赵镇后寨-我的家//周淑莹

 大美礼泉旅游风光片

唐陵下,那片杏花林,我想你啦!

北望桃花陵

一个外乡人爱上了礼泉

爱上了礼泉女娃

陕西快书盛赞礼泉好旅游

人文礼泉风光

壮美昭陵   礼 泉 烙 面

来来来,咥一碗烙面//刘沛

烙 面

二月二,逛药王爷会

四月,陪你礼泉赏桃花

壮美昭陵大唐风  礼泉风光田园梦

张克俭||礼泉四大景

金秋礼泉   国庆中秋节我想回家

安望     礼泉苹果赋

欣赏礼泉湾里村旅游

【视频】礼泉槐花飘香

礼泉县2016年书画摄影展

尧都三宝——“甜梨瓜,大萝卜,鞭竿葱”


礼泉最优农特产在这里--礼泉味道



   壮美昭陵西部文化艺术平台投稿须知:


1、来稿需为原创首发,著作权归其本人,文责自负。

2、来稿如不许改动请加以说明,未说明即视为平台有修改之权利。

3、投稿邮箱:360701503@qq.com

      微     信:13468916590

文稿数字控制在300-1500之间,请直接粘贴在邮件正文处,可同时发送附件,附上作者简介(字数100之内)和常用微信号及作者生活照。

4、审核通过的稿件会在二周内回复,未回复即视为不予采用。

5、优质稿件将推荐至今日头条、腾讯、搜狐等。



本期编辑

编辑︱常佳

审稿︱杨金微

王金钟山水画欣赏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