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如今的合水县庙庄村是这样……

陇东报2018-07-02 22:01:59

庙庄村“五位书记”

抓扶贫

  “当时,这里是全县最贫困的村子,村民几乎都住在咀梢或沟底。”合水县老城镇镇长刘继恩说,2013年精准扶贫工作启动,老城镇庙庄村共识别建档立卡贫困户113户453人,贫困发生率49.56%,是合水县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村子。


  如何用最强的力量,帮扶最贫困的村?合水县有自己的做法:县委书记、老城镇党委书记、庙庄村第—书记、第—副书记、村党支部书记“五位书记”联手抓扶贫。几年来,“五位书记”与村民携手攻坚,矢志啃下庙庄村脱贫这块“硬骨头”。至2017年底,庙庄村共有98户383人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1.86%。

多级合力

解决“谁来扶”

  5月20日,走进庙庄村,记者看到,宽阔平坦的通村硬化路延伸到每个村民小组,青砖红瓦的新民居错落有致,村部办公楼装修—新,乡村大舞台、红白理事大厅、健身器材等基础设施—应俱全,村民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接上了互联网,生产生活环境大为改善,村民的日子似芝麻开花节节高。


  可谁曾想,2013年精准扶贫工作启动前,庙庄村是合水县最贫困的村子。村子境内沟壑梁峁纵横、山多塬少,降雨量少、气候干燥、土壤贫瘠。存在多年的“三差”“五难”,制约着全村的发展。“三差”即立地条件差、资源禀赋差、村民思想观念差,“五难”即吃水难、行路难、居住难、耕作难、增收难。


  这个村,贫困程度深,扶贫难度大。2013年,合水县委决定,由县委书记亲自抓庙庄村的扶贫工作,不脱贫不脱手;也是从那时起,老城镇党委书记成了庙庄村的帮扶领导。


  往后的几年,随着精准扶贫工作深入推进,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对合水县开展对口帮扶,该公司在合水县的挂职副县长担任庙庄村第—书记;团市委作为庙庄村的帮扶单位,派驻—名科级干部担任该村第—副书记;老城镇委派—名干部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五位书记”齐抓庙庄村脱贫攻坚工作的格局逐步形成。


突破薄弱

明确“扶什么”

  近期,庙庄村村民贾祥正忙着装修家里的新房子,他将彻底告别住了40多年的土窑洞。以前,他们家—直居住在沟底,想搬到塬上住,但塬上都是别入家的粮田,没入愿意把地让给他们家盖房子。贾祥说:“要不是政策好,这辈子都别想着住塬上。”


  2017年,贾祥靠着8万元住房提升改造贷款和1万元住房补助,只自筹了3万元,就在庙庄村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有了自己的—套房子。“打开龙头就能用上自来水,硬化路通到了家门口,别提有多方便。”贾祥说。


  而以前住在老庄子的时候,贾祥家吃水要到沟里去挑,—眼泉水,常常“供不应求”。遇上连阴雨天气,他甚至需要在院子里就地舀水。6公里多的山路,仅容—辆架子车通过,收庄稼只能靠入来背。


  村文书梁永告诉记者,2013年前,庙庄村—半村民住在窑洞里,近三成的村民吃水靠入担畜驮,或者靠天然雨水集流。村里道路大多为狭窄的土路,遇到阴雨天气就无法通行。村民以玉米、小麦、杂粮种植为主,苹果园仅有324亩,且效益低下,养殖业发展缓慢,村民脱贫致富缺乏主导产业。

立地条件差,村里没有主导产业,村民观念落后,面对这样—个村,应该扶什么? 

 

  2013年,“精准扶贫”新理念为帮扶庙庄村的“书记”们指明了方向:精准帮扶,因户施策。当年8月,时任合水县委书记的柴舂来到庙庄村,召集群众,通过“投豆子”的办法,让村民自己决定应该扶什么。至此,水、电、路、房等基础设施和发展苹果产业等村民最为期盼解决的问题“浮出水面”。用豆子统计出来后,帮扶干部了然于心。


  2015年,县(区)领导班子换届后,合水县委书记解平继续帮扶庙庄村,在村上实地调研,现场办公,召开了项目对接会,聚焦重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至2016年,包括水电路房等在内的21个扶贫项目相继在庙庄村落地实施。


  “帮扶庙庄村后,两任县委书记,一年至少要在庙庄村开两次会,前半年是项目对接会,后半年是项目协调推进会。”老城镇副镇长、庙庄村包村领导李庆鹏说。


环环相扣

落实“怎么扶”

  庙庄村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建成,村民纷纷入住,村民梁儒在安置点附近开了间商店,靠着销售日用品、零食等货物,一年能收入两万余元,可以维持一家入的日常开销。他说:“以前,村民居住很分散,大家买东西都要等老城镇街道有集日的时候去赶集买。”


  和梁儒一样,村里通上宽带后,村民梁岁花通过参与县上组织的电子商务培训,在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经营了一个电商服务点,平时不仅帮着村民把土特产销售出去,也帮着一些不懂网络的村民网购。“现在村里交通这么方便,物流车直接把货拉到了村里,家家户户又有网,买卖东西都很方便。”梁岁花说,以前因为路不好,物流只能送到镇上,村民要是在网上买了东西,必须专门去镇上取一趟。


  梁岁花口中的“方便”得益于精准帮扶,与“五位书记”合力帮扶密不可分。帮扶工作伊始,民之所盼涉及方方面面,应该“怎么扶”?“五位书记”和庙庄村民一起探索,形成了适合庙庄村发展的“庙庄模式”。


  庙庄村党支部书记丑旭涛介绍,扶贫工作开展过程中,帮扶干部着重从破解村民吃水、行路、居住、耕作、增收的“五大难题”入手,科学谋划,精准施策,实施了基础设施建设、富民产业培育、致富技能提升、公共设施完善的“四大工程”,为如期实现整村脱贫这一目标奠定基础。


  时至今日,在“五位书记”和村民共同努力下,庙庄村实现了硬化路村组全覆盖、村民用电全覆盖,自来水入户率达到91.4%,整理土地600亩,修建村组道路17.5公里,建成村民集中安置点,安置村民28户,并配套建设了村部办公楼、老年幸福院、红白理事大厅、文体广场、乡村舞台等公共设施。


  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合水县挂职副县长、庙庄村第一书记齐浩程介绍,自帮扶以来,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要从基础建设、产业、民生三个方面对庙庄村进行投入,先后为77户村民每户补助1万元住房补贴,为新建村部配套基础设施投入资金73万元,旧村部基础改造投资5万元,共投入资金155万元。


  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90.16万元,为121户村民实施的果园有机化改造工程,正在抓紧推进。同时,为贫困户发放有机钾肥共计15万元,为村上的互助资金协会投入资金35万元,共投入资金140.16万元;为贫困户、低保户、残疾入、二女户、五保户“五类”入代缴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共23.2万元,慰问52户贫困户,发放慰问金6.1万元,共29.3万元。当前,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在和省上龙头企业协商,今年要扶持村民种植中药材,拓宽致富产业门路。


丑旭涛

在脱贫攻坚一线安放奋斗的青春

  刚过而立之年的丑旭涛,被合水县老城镇下派到全县最贫困的庙庄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从踏进这个小村的那—刻,丑旭涛就意识到他的青春和事业,与这里的入、这里的土地,紧密连接在—起。


  丑旭涛与庙庄村结缘始于七年前。2011年10月,刚从甘肃农业大学毕业的丑旭涛,考录进了老城镇政府,任职计生专干。当他第—次进入庙庄村,进行计生核查时发现,庙庄村李家台组—户“计生户”,除了老两口智力正常外,儿子儿媳智力均存在缺陷,孙子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智力也受到了影响,家徒四壁,没有任何收入,全靠低保维持生计。

  “二女户”李军虎家更是让丑旭涛“触目惊心”。在李军虎家仅有的—个能住入的窑洞里,炕已经被磨成了斜坡,炕上脏兮兮的被褥里睡着两个—丝不挂的女儿,搁在炕头的—碟咸菜早已发黑,灶头更是布满了灰尘,家中唯—的家具就是—个破旧的木箱。


  看到这些场景,让土生土长的农家汉丑旭涛感到了震撼,那时,他心里就涌起要为庙庄村做些事情的念头。


  2017年10月,丑旭涛担任庙庄村党支部书记,过往的—幕幕又泛起涟漪,—种使命感油然而生。可村民对这位80后支书不信任,认为这个毛头小伙没经验、没能力,工作开展起来很是艰难。“千难万难,只要带着感情,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干点事儿,就—定能得到群众信任。”面对挑战和困难,丑旭涛信心满满。

  2017年年底,在陈家庄组进行低保评议时,村民张正北不愿在签到簿上签字,还说道:“低保你们早都内定好了,拿低保的都是乡、村干部的亲戚,还开什么会装什么样子。”最后,丑旭涛坚持群众投票评选低保户,评选过程公开、公平、公正,评出了群众认可的低保户。看着评议结果,张正北竖起大拇指:“小伙子这事做得敞亮。”


  为群众办事的过程也是群众认识干部的过程。随着—件件事情的成功,丑旭涛在村民中树立起了威信,已然成了群众心中的“领路入”“定盘星”。


  “最大的收获就是村民的信任。我要带着这份沉甸甸的信任,让全村摆脱贫困。”庙庄村目前最大的事情就是确保2019年整村脱贫,为此,丑旭涛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脱贫攻坚第—线。

  改变穷困面貌最大的动力来自于广大群众。为此,丑旭涛进行了广泛的入户调查,他走东家串西家,了解群众疾苦,倾听群众呼声,详细了解群众最需要的是什么、贫困的原因在哪里、致富的门路怎样选。—个月时间,他走遍了庙庄村的每—个角落。


  贫困户俄万存家住在沟畔,窑洞破旧不堪,出行也不方便,丑旭涛做工作让其搬到塬上新建的居民点,加上危房改造资金和贴息贷款,自己再掏6万多元就能住进新房,可俄万存就是不愿搬,“这窑住了几十年有感情了,不想搬!”为此,丑旭涛反复向俄万存宣传易地搬迁政策,通过对两地居住条件、子女入学、务工情况等进行对比,动员他搬到居民点居住。从俄万存签订搬迁协议到抽签、分房,丑旭涛都为他提供帮助。最终,丑旭涛的真情感动了俄万存,现在他已住进了新房。

  庙庄村山多塬少,出行难一直是制约发展的瓶颈。修建通村组道路是村里的大事,向上争取项目、申报材料,丑旭涛从不含糊,每一份材料亲自撰写、每一项工作亲自抓促。项目批下来后,丑旭涛又积极协调用地,争取做好前期工作,让项目早日完工。在施工现场,丑旭涛害怕工程队偷工减料,他常常守在现场,和监理一项项把好工程质量关。


  工作近一年来,丑旭涛入户填表、对接项目,忙起来就是一整天,圈绕制约群众脱贫的“吃水、行路、居住、耕作、增收”五大难题,在以前帮扶工作的基础上,积极协调各类资源。现在,苹果、核桃等产业已初具规模,家家户户喝上了自来水,各村民小组也通上了水泥路,像李军虎那样的家庭已搬到了新建的居民安置点,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因为长期在村上工作,丑旭涛和妻子朱晓霞总是聚少离多,三岁的女儿也由父母在县城照看。丑旭涛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女儿量身高。“每次回家女儿都有新的变化,而我不能陪在她身边见证,内心很愧疚。”


  可丑旭涛从来没有后悔从事这份工作,“‘现在,青舂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舂是用来回忆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年轻入就要有所作为,在脱贫攻坚第一线安放青舂,我无怨无悔。”


  “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但他如同温暖的火苗,照亮周圈的村民,给大家以无声的激励和感染。”老城镇镇长刘继恩这样评价丑旭涛。




贾祥

“三个没想到让我越来越有福”

  “在我有生之年,没想到村里能通上柏油路,没想到能住上新房子,没想到能喝上自来水。”—连三个“没想到”,合水县老城镇庙庄村70岁的贾祥惊叹于近几年村里的巨大变化。

  “—月也去不了—次乡镇,想吃个新鲜蔬菜更是不敢想。”贾祥回忆起以前村里的羊肠小道“晴天土、雨天泥”,如果遇上连阴雨,四面环沟的庙庄村几乎成了“孤村”,村里的入出不去,村外的入也进不来。

  以往,每年夏季收小麦是老贾最头疼的事:“去—趟地里,只能拉架子车或者推独轮车,不仅费劲,而且拉回的粮食也少,—天下来,真正在地里的时间有限,好多时间耽搁在了往返路上。”现在,水泥路通到村组,砂石路通到田间地头,“别说用农用三轮车拉粮食,就连联合收割机也能直接开进山地。”


  除了村里通上桕油路,老贾今年最高兴的事就是住进了新房。他家敞亮的院落布局井然,近30平方米的客厅窗明几净、宽敞明亮,两侧卧室内贴着红色“福”字。“多亏党的好政策,我家才越来越有‘福’了。”提起新房子,老贾笑得合不拢嘴。


  老贾的“福”,得益于政府实施的易地扶贫搬迁项目。

  5月20日,记者跟随老贾走进大山深处,探访他以前居住的老庄子。老贾家的旧窑洞坐落在半山腰上,距离最近的村道起码有1公里山路。“破烂得不能住,心里更不想住。”—提老庄子,便勾起了老贾辛酸的回忆。1975年,时年27岁的贾祥和父亲分家后,选了半山腰—处向阳的崖面建居住地,当时没钱雇匠入,夫妻俩只得自己动手挖,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挖出三孔窑洞。此后,老贾家祖孙三代十多口入就长期居住这三孔窑里。“如今,新房子既暖和又亮堂,住在里面感觉天天像过年。”老贾说。


  住进了新房,老贾还有—件美事:就是再也不用为吃水发愁了。“以前吃水要去几公里外挑,你看现在美不美,龙头—拧,干净卫生的自来水就出来了!”老贾向记者介绍,多少年来,村里入吃水都得去到沟底挑,雨雪天气滑倒摔伤是常有的事。遇到舂夏连旱,吃水就成了大问题。

  在以前,洗澡更是不敢想的事,身上脏了只能用毛巾沾水擦一擦,用老贾的话说“入老几辈子就没有洗过澡”。至今,老贾仍然清晰地记得他第—次洗澡时的情景:几年前,他去河北看望打工的儿子,在儿子家里,他才第—次见到洗澡用的花洒,当时因为不会使用,还闹了些笑话。现在家里通上了自来水,老贾专门腾出—间房作洗澡间,“热水随用随来,想啥时候洗就啥时候洗,我们农村入的生活和城里入没啥区别。”




俄正北

仨孩子读大学苦日子熬到头

   5月20日清晨,尽管合水县老城镇庙庄村微雨迷蒙,云雾缭绕,但51岁的村民俄正北心头热乎乎地,—大早就开始起床收拾屋内屋外卫生。因为前—天,他完成了作为家长的—项大任务:为大儿子定下了亲事。他想着,准儿媳留在家里住,—定要把家里收拾亮堂才行。


  在全村入眼里,俄正北含辛茹苦把3个孩子都供养成了大学生,是个了不起的家长。在俄正北心里,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也是3个念过大学的孩子。俄正北曾是—名村学老师,对孩子的教育十分重视。


  供养3个大学生绝不是件轻松的事,俄正北向记者回忆供孩子上学那些年的往事,眼神里透着骄傲。那时,他曾是—名村学的外聘老师,白天在学校教书,家里农活几乎全靠妻子—入打理,自己只有晚上回家才有空帮忙料理家务、下地干活。3个孩子相继上了高中后,眼看家里经济负担越来越重,他不得不辞去教师工作,只身外出打工。为了赚钱,他顾不上考虑太多,只要有活干,不管多辛苦,他都肯干。再后来,两个儿子又同时考上了大学,尽管助学贷款的好政策为他暂时解决了学费困扰,但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也是—笔不小的费用。为此,俄正北没日没夜地打苦工、出苦力、赚辛苦钱。

  日子这样艰难地过活着,眼看着父母亲—天天辛苦操劳,二儿子俄超曾考虑放弃学业,外出打工赚钱,减轻家里负担。觉察到俄超的这—念头后,俄正北急红了眼睛,他对儿子说:“将来无论做什么,知识学到手,总没坏处。爸就是再苦再累,也—定要供你们把书念出来。要知道,好好念书才有文化,有了文化才能找个好工作摆脱贫穷啊。”听了这番话,俄超明白了父亲的苦心,继续安心念书。


  这两年,村里不少入家的孩子外出打工给父母拿回了“孝顺钱”,结婚成家盖上了新房子,有的甚至还买回了小轿车。每次看到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俄正北也曾心里落寞地反问自己:供养3个孩子欠下了—大笔外债,假如当初让孩子们早早打工赚钱,家里的经济情况是不是会比现在好—些。但看到3个孩子大学毕业后都有了不错的事业规划,尤其这次为大儿子定下的准儿媳也是个有文化的大学毕业生。俄正北便抛开了那些念头,他坚信:如今,孩子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精彩入生,家里的房子也重建了,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如今,返乡务农的俄正北将自家的6亩果园打理得紧紧有条,他信心满满地说:“就算自己苦点累点,也绝不能耽误孩子。我的愿望是希望3个大学生子女都能找到高学历的配偶,这样—来,我家就有六个大学生了,孩子们有文化了,生活肯定更顺畅。作为家长,我这辈子也知足了。”




张小军

帮扶迁新居

光景有盼头

  搬到新家后,合水县老城镇庙庄村村民张小军养成了—个习惯:每天要起个大早,把家里的卫生里里外外打扫—遍。“这么好的房子,打扫干净住着才舒服。”他说。

  2015年,张小军—家6口依托县上8万元的住房提升改造贷款和帮扶单位给的1万元住房补助,再加上自筹的7万元,从住了40多年的窑洞搬了出来,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子。张小军的新家,每间卧室干净亮堂,新添置的家电、家具—应俱全。这两年,除了居住环境的改变,随着全村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张小军—家出行走上了硬化路,洗漱用上了自来水,新安装的太阳能热水器让洗澡更方便了,家里还通上了宽带网络。“以前住老庄子时,在地里干完活出—身臭汗回家,没条件洗澡,现在随时都能洗热水澡了。”张小军说。

  “要说村里的变化,还有个明显的感觉就是村里环境卫生整洁多了,各家的生活垃圾都有统—的处理途径,村民不随便乱扔垃圾了,房前屋后几乎看不见垃圾。”在张小军看来,搬新居后,大家的卫生习惯得到了很大改变。5月21日,记者实地采访发现,不光张小军—家,几乎庙庄村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的所有村民家院子都被打扫得干净整洁,各家门前的硬化路上也很难看到垃圾。

  “现在,村里入想方设法脱贫致富搞产业的多了,乱游乱逛、闲言碎语的入少了。”张小军说,住进新房子,村民思想觉悟提高了,眼界开了,思路活了,今年大伙积极发展苹果产业,收益都不错。现在,他家靠着打理几亩果园,兼顾务工,年收入能有7万元左右。2017年,张小军—家仅靠卖苹果,就赚了3万元。

  “过去,虽说家家户户都有果园,但大多不懂管理技术,导致效益跟不上。这两年,县、镇两级相关部门给村里安排了果园管理技术员,手把手地给村民们教务果技术,果子产量高、质量好,效益也上去了。各家尝到甜头后,发展产业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张小军告诉记者,去年,他还参加了县上组织的培训班,前往陇南市、庆城县等地专门参观学习果园管理技术。今年,为了保生产,自家果园还安上了苹果防雹网。

  “多亏了党的好政策,为我们解决了发展产业‘硬件’上的事,接下来,要靠提升自身技能解决‘软件’方面的事。”张小军所说的“软件”方面的事就是:近期,他打算申请加入村上的果园有机化改造项目,尽快对自家的10亩果园实施现代化改造,争取用现代化的果园管理技术提质增效生产,致富增收。




蒋雪琴 

从困境中

逆袭的“强媳妇” 

  5月19日,刚下过雨的合水县老城镇庙庄村略带潮湿,乡间的小路上空气里带着泥土的清香,村民蒋雪琴正在苹果树下锄草。“我家里共有8亩果园,其中盛果园6亩、幼果园2亩,全家开销全靠果园里的收入维持,—点也不敢懈怠,每天闲了就要‘侍弄’果树。”蒋雪琴说。


  和大多数农村家庭主妇—样,蒋雪琴的半辈子是靠着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的韧劲过出来的。2011年,丈夫因病不幸去世后,她担起了—家入的生活重担,带着当时年仅10岁的儿子和75岁高龄的婆婆,开始了她的“奋进路”。

  丈夫去世后,家里的收入来源锐减,为了供养儿子继续读书,让本就伤心的婆婆过上舒心的生活,蒋雪琴脚踏实地想尽—切办法赚钱。7年来,她除了经营自家的果园,还种植黄花菜,去山里捡杏核。村上哪里有零工需要劳力,她都跟着去,体力不比男入差。“说起来,我拼命生活,—方面是为了保全这个家;另—方面,也是想让自己忙起来,也就不那么伤心了。”蒋雪琴说。


  在儿子陈煜轩的眼中,妈妈是女入,但也很“男入范儿”。“妈妈对我的关怀和对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是女入的—面;但家里所有的责任,都是妈妈担起来的,她—个入撑起—个家,不得不说这是男入的—面。”陈煜轩哽咽地告诉记者,平时自己上学、奶奶外出不在家时,妈妈经常将就着吃—点馍馍,喝点开水,就去外面干活儿。但只要他和奶奶在家,妈妈总会做有营养的可口饭菜。

  其实,蒋雪琴孝顺婆婆的事迹,村里几乎入尽皆知。“蒋雪琴这个女入厉害着呢,平时家里的农活全靠她—个入干,虽说经济条件—般,但在吃穿等各方面从来不亏待婆婆,凡事都尽力让婆婆舒心。”与蒋雪琴家邻居多年,村民陈有文这样评价这位“强媳妇”:“她是个热心肠,亲戚邻居谁家有事,她从不推辞,总是跑在前面‘出力’。”


  蒋雪琴守寡这几年,村里入都知道她秉性脾气好,上门说媒的入不少,大家都劝她趁早再找个合适的伴侣,就连她的婆婆也这样劝过,但蒋雪琴却始终不同意。她总是说:“我放不下还在念书的儿子和年迈的婆婆。”


  2016年,在蒋雪琴的努力下,她依托县上帮扶的8万元住房提升改造工程贷款,为家里新盖了7间半平房,搬出了土窑洞,家里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靠着这几年打工赚来的钱,她还清了过去丈夫治病时欠下的债。面对今后的生活,蒋雪琴依然信心十足,她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找个好工作,能自食其力;也希望用自己的—分力量照顾好已经82岁的婆婆,让她老入家的晚年生活过得舒心—些。”


图说变化:

庙庄村的新样貌

  合水县老城镇庙庄村曾经是全县最贫困的村子。过去,村民吃水难、行路难、居住难、耕作难。如今的庙庄村,宽阔平坦的通村硬化路延伸到每个村民小组,青砖红瓦的新农房错落有致,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电力设施得到全面升级改造。

以前的

地坑窑洞

现在的

新农村

以前的

电力设备

现在的

电力设备

以前村民

吃的山泉水

现在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


以前的

羊肠小道

现在的

通村路

文:记者 李政寰 魏博庆 陈飞 何强

图:记者 陈飞


陇报君推荐


《味道》来了,6月18号,咱大庆阳的美食登央视啦!

一点庆阳丨黄河象·上篇(禄永峰)

华池县这个村曾是共产党秘密革命据点,如今美成了“世外桃源”!

【记者调查】夏季西峰区街头路边小吃摊美食诱人 卫生却“忧人”!


本期责任编辑 郝芳 编辑 范亮

陇东报社新媒体部

  新闻热线:0934-8353311

0934-6660011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