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米粉,天下第一

槽值2018-07-02 21:48:17

来源:有意思报告(ID:youyisi_cn)


弗兰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但绝不能一天不吃粉。



虽然湖南米粉没有柳州螺蛳粉臭得出位,也不如桂林米粉家喻户晓,但湖南米粉低调却自成一派,绝对是被严重低估了的米粉。


只要你恰(吃)过一碗正宗的湖南米粉,绝对终生难忘。



1


粉的形状

关乎城市的“尊严” 


湖南人的一天是从早上嗦一碗米粉开始的。


准确讲,并不能用“湖南米粉”去形容或概括这碗粉,因为每一碗都应以地级市甚至是更小单位为区分,而不是以省为划分,在湖南一个县一种方言一种米粉。

 

对于长沙人,扁粉才是灵魂,洁白如玉,柔软顺滑,吸收汤汁更易入味;


对于常德人,圆粉才是王道,Q弹有嚼劲韧性足,水煮不糊汤,干炒不易断。


左扁粉,右圆粉


吃货界的灵魂人物,因执导《舌尖上的中国》而被人熟知的导演陈晓卿说,“粉的形状对湖南人来说是关乎尊严的问题。”


所以并不存在去到粉店里老板会问你“七圆滴还系七扁滴”这句话,走到长沙粉店,默认就是扁的,去到常德粉店,默认就是圆粉。


不论是扁粉还是圆粉,在湖南人面前万不可问的是:那不就是米线、河粉吗?


这问题一定会被吃辣长大的湖南人用一句“莫逗霸啦,招呼老子发宝气”(别逗了,小心我发飙)怼回去,因为米粉就是米粉,可不是什么米线、河粉。



老板从盖着湿纱布的塑料筐里抓出一把米粉,抖落一下,正好二两,下入滚开的汤锅里,只需烫数十秒便迅速捞起。


陈晓卿形容这米粉“冰清玉洁”,在汤里的姿势可谓“玉体横陈”。



2


汤是米粉的灵魂  


说起湖南的米粉,永远舌尖汤水汹涌。


米粉本身没有味道,需要吸收汤的滋味,所以汤头是一碗米粉的关键。


长沙米粉的汤由猪肉、猪大骨、鸡骨混合熬制通宵,讲究“清澈”二字,清而不淡,汤鲜而味不寡,原汁原味。


这一口汤,等同于女生最爱的奶茶、男生的肥宅快乐水,是唯一能让长沙人早起的动力。



衡阳鱼粉的鱼汤,要用猪筒子骨加黄豆熬一夜,再加入清早现杀的鱼,熬成浓稠黏嘴、鲜掉眉毛的乳白色鱼汤。


各地的米粉汤底不同,猪骨汤、牛骨汤、海带汤、土鸡汤、乌鸡汤、鱼汤、猪手汤、猪肚汤……甚至还有甲鱼王八汤。


湖南人脾气火爆、性子急,但在为米粉熬汤这件事上,却意外的“耐得烦”。



“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是贴在湖南人身上的标签,他们聪明、勤奋、好学,有实干精神和闯劲儿,勇于攻克难关。


在全国的水系里,大多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然而“湘江北去”的湖南人,如汪涵所言,从来就不是循规蹈矩地活着,他们天生朝着自己的理想与信念坚定前行。


因此成就了岳麓书院门前那句“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千古名言。


王夫之、曾国藩、毛泽东、齐白石、左宗棠……喝着湘江水、吃着洞庭米长大的湖湘人才,就像湖南的米粉一样,柔中有韧劲,又如小火慢熬的汤,熬得住岁月的苦与难。



3


天秤座恰不得弗兰米粉 


天秤座选择困难症,是不适合来湖南吃米粉的,每天会因为选不出吃哪个码子(浇头)而纠结万分。


一般来说,码子分为炒码和煨码。炒码现点现炒,煨码则是提前制作好的码子。


仅就码子来说,湖南米粉的码子品种和数量就足以让其他三十多个省份目瞪口呆。



一碗湖南米粉头上,码着整个湘菜王国。


凡是湘菜有的,几乎都能成为米粉的码子。就算菜单上没有,老板也能现炒满足各位饕客。


哪怕是点一碗什么也不放的光头粉,那些免费添加的小菜佐料,也足以增添丰富的味道。


脂香浓郁的油渣、口水生津的酸豆角、酸包菜、酸萝卜、藠头,辣得开胃的剁椒、辣椒萝卜、雪里蕻、榨菜丝、海带丝,腊八豆、炸花生米……都是店家诚意满满的自制,透露着湖南人的豪气爽朗。



4


没有不是重口味的湖南人


在任何一家湘菜馆的菜单上,总能看到“口味”系列:口味肥肠、口味蛇、口味虾……外地朋友问我,这是一种辣炒的形式吗?


说是也不是,“口味”二字很玄妙,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重口味”的形式。

 

湖南人默认“口味=重口味”,对菜的评价标准是“是否起口味”,给一家餐馆的至高褒奖则为“口味极好”。

 

重口味离不开辣椒,被称为“天然行走的辣椒收割机”的湖南人,身上也自带“泼辣直爽”的火辣属性,就像嗦粉一样,痛快、酣畅,无须遮掩。


湖南人说话不是凶,只是调子高


与江南水乡温婉派女孩不同的是,湖南辣妹子天生一股“癞痢婆”的热情能干劲儿,聪明伶俐、聊撇(爽快、干脆)、能言善道调子高,不过却是“辣椒口豆腐心。”


重口味的湖南人,却将娱乐精神发挥得尽致淋漓。在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排行榜中,省会长沙一直居于全国前列。嗦粉、搓麻、捏脚,是体会湖南人享受生活的不二法门。


毕竟,食物好吃的地方,人的满足感就特别足。


5


外地冒得一碗湖南米粉


每个在异乡的湖南人,都有开一间粉店的梦想。

 

现实却是:没有一碗湖南米粉,能够走出湖南。

 

陈晓卿曾为米粉赋诗一首:


美好的米粉像少女的胸


然而在北京


你只能吃到硅胶

 

在外地真的吃不到一碗地道的湖南米粉!


一是湖南米粉店不多;


二是原材料受限制,稻米、水质、温度、湿度都难以还原。


陈晓卿曾经感叹,“那个汤怎么做,都没有湖南的好吃”。



你要问湖南人哪家粉店最好吃,肯定都说是自家楼下某个犄角旮旯的粉店里的那一碗,每人都有自己私藏的一张粉店地图,保准人人皆不同。


和湖南人social的最高段位,不是能一起喝到酩酊大醉,而是泡完吧、K完歌后能一起去嗦碗粉,这交情,才算到位。



陈晓卿一直念念不忘14年在长沙吃过的一碗“好吃死了”的猪肝粉,他说自己爱嗦粉,“就像有毒瘾一样,很久不吃,就像想吸一口大烟……”


米粉确实超越了填饱肚子的功能属性,成为了湖南人的一种生活习惯。


湖南米粉最美味的高光时刻,是从外地求学工作漂泊回来下火车/飞机后,拖着行李直奔相熟的粉铺,酣畅淋漓地嗦上一碗米粉,那才叫一个“韵味、熨帖!”


吃完在朋友圈po上一张米粉的照片,家乡的老友们就知道你回家了。


在外漂泊的胃,也随着碗里最后一滴汤落肚一起,着陆了。


对于嗜粉如命的湖南人,湖南米粉当属天下第一,更是乡愁唯一的解药。



本文来源:有意思报告(ID:youyisi_cn),作者:佩奇兔。做有意思的人,过有意义的生活。







网易新闻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长期招聘正职编辑/坐班实习生/线上作者,单篇稿费300元-1500元。在公众号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精品课程。


Copyright © 唐山营养辅食价格交流组@2017